摩登食經——飲食和疫症

  近來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都離不開肺炎疫情,有關疫症起源其中一說就是因為食野味。一直以來飲食和疫症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人類為了生產食物飼養禽畜,人類和動物之間的緊密交流令病菌有機可乘;同時我們的飲食習慣因應各類疾病而改變。

  相信大家對早陣子因禽流感而無活雞供應一事記憶猶新,坊間漸漸用冰鮮雞取代新鮮雞,而非洲豬瘟亦令豬肉價格飆升,入口冰鮮豬肉亦流行起來。人類於一萬一千年前從狩獵轉型至農業,人類跟禽畜互動的時候,無可避免地跟各樣病毒細菌和寄生蟲一起生活。

  亦因為這個原因,當歐洲人於十六世紀登陸南美洲時,隨之而來到美洲大陸的天花把當地的印加人幾乎殺清光。背後主要原因就是南美洲本身沒有甚麼哺乳類動物,印加人從未接觸過牛、羊,結果對天花這種偶蹄類動物身上的病毒毫無抵抗力。反之西班牙人數萬年來畜養牛羊,身體早已對這些病毒有抵抗力,結果西班牙人在天花的協助下殖民南美洲大部份地方。

  人類跟病菌的戰爭永無止息,動物把病毒傳染給人類,而人類利用各種方法剷除病毒。要解除疾病的威脅,其中一個比較可取的方法就是減少攝取肉類。人類為了生產更多肉食,不斷開拓新的土地來飼養禽畜和生產飼料,過程中破壞天然地貌,有機會令潛藏在野生動物的惡菌傳給禽畜,再轉而傳染人類。

  近年的瘋牛症、禽流感和各種奇難雜症可能是大自然對人類的一種警告方式,若我們不反思我們的飲食模式,人類將會面對更大的威脅。

劉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