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食經——意大利粉的小確幸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意大利,網上流傳意大利超級市場的糧食貨架被搶購一空,唯獨急凍夏威夷薄餅和長通粉乏人問津,顯示意大利人對傳統飲食的堅持,不接受美國化的薄餅,而且對意大利粉特別講究。

  有大廚指出長通粉可分為有坑紋的penne rigate和光滑的penne lisce,前者坑紋有沾醬汁的效果,而後者口感比較滑,據說有坑紋的長通粉比較受歡迎,所以貨架上剩下的都是光滑長通粉。

  意大利人對意大利粉非常執着,始終是意大利的「國食」。二次世界大戰時,墨索里尼曾經跟戰場上的士兵承諾,不論他們在何處,都會有「一盤好吃的意大利粉」。最後意大利戰敗了,盟軍嘲笑意大利士兵只在乎麵條、音樂和美好的生活,根本無心戀戰。

  有人說過:統一意大利的不是加里波底,而是每天中午大家都端上餐桌,熱騰騰的意大利粉。提起意大利粉,很多中國人都說是馬可孛羅從中國帶到意大利,然而很多歷史學家查證後都發覺這個說法站不住腳。

  早在公元前的時代,位於意大利半島的伊特拉斯坎文明已經吃細長的麵條,雖然他們被羅馬帝國吞併,但伊特拉斯坎人反過來令羅馬人承繼了意大利粉的文化。

  儘管今天意大利粉在意國無處不在,可是古時並非人人也能負擔得起吃麵條,文藝復興時期,麵條仍然是上流社會的菜式,直到十七世紀,意大利人製作出精密的機械來揉麵和擠壓麵糰,大量生產意大利粉,令價格下降,從而令麵食在意大利普及起來。

劉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