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1%
  • 2022年7月5日 星期二

劉晉 - 限聚令|摩登食經

二〇二二年已經過了四分之一,因為第五波疫情,政府於一月中實行二人限聚令,並且禁止晚市堂食,至今已經快三個月。

香港經營食肆的成本甚高,禁止晚市堂食和限制二人一枱,單靠午市和外賣,不可能維持收支平衡,故此很多食肆都索性休息停業。

根據多年前一個統計,香港人每周平均出外用餐七點五次,疫情之下這個數字肯定大幅減少。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黃家和表示餐飲業每日平均損失一點五億,這段期間有三千多間食肆停業。

沒有人想過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如此巨大,即使〇三年沙士也沒有限聚令,而且這次疫情影響國際航運,連食材供應也受到影響。因為這一輪限聚令,食材進口量大減四成,已經有接近十分之一的食材供應商結業。

晚市停止堂食亦間接影響零售業,沒有晚市,人們被迫晚餐時段回家,八點過後各區變成死城。

另一方面,市民外賣的數量大幅提升,各種用完即棄器皿使用量大增,連鎖咖啡店都以衛生理由停止讓客人使用自攜咖啡杯。筆者經營的食肆上月花在外賣器皿的開支比疫情前多上一倍多,可想而知外賣器皿使用量增加了一倍有多,這些器皿多是不能降解的塑膠,對環境來說肯定是災難。

這次疫情,最大的得益者看似是兩家外賣服務供應商,不過由於兩間公司推出大量優惠,割喉式競爭,難以估計他們實際收入多少,開放晚市堂食後又能否維持營收。

雖然食肆都停業、結業,仍然有人磨拳擦掌準備開業。飲食業招聘仍然困難,可能因為部份失業的飲食業員工轉行投身防疫相關崗位。

政府預告將於四月二十一日放寬社交距離限制,恢復晚市堂食。不過疫情何時完結,取決於市民對疫症的態度。歷史告訴我們呼吸道感染疾病並不會有完全完結的一天,我們只能在日常生活和防控疾病之間取得平衡,希望「限聚令」在不久將來變成歷史名詞。
劉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