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從郊野公園的垃圾說起

  抗疫期間,保持身心健康十分重要,但公共康文設施關門,市民唯有一窩蜂地湧往郊野公園,致某些熱點擠得水洩不通。本來熱鬧不是壞事,最令人不快的是有人不守公德,從新聞所見,山路旁垃圾隨處可見,包括口罩,叫人對港人的質素感到失望。

  有人說,香港近年太多從內地來的移民和遊客,這是「內地化」的惡果。這樣說既可維持港人優越感,又不用自省。但他們對內地的認識已十分落伍,因為內地各處境點的公共衞生,近年大幅整治,滿地垃圾情況已絕少見。洗手間硬件和管理也令人刮目相看,很多公廁比香港還要乾淨。 

  內地改進,除了人民教育程度普遍提高,還歸功於一個執行力極強且善於利用先進科技的政府。憑着電子天眼和人臉識別技術的應用,內地成為一個十分安全的國家,執法機關就像天父一樣無處不在,亂拋垃圾的、犯交通規則的及一眾鼠輩狗盜都無所遁形。大家或在視頻中見過,內地的「街道辦」在抗疫中還用上了無人機來驅散街上聚集民眾,港人只覺匪夷所思。

  要追求管治果效,個人權利有所犧牲,文明的管治在於找到公權和人權的平衡點。香港卻處於另一個極端,因公民權利過份膨脹,公權力委靡不彰。不要說天眼,連幾枝可監察交通的智慧燈柱,也被人砸斷。誰能說香港「內地化」了?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