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折翼的香港人

  香港人愛旅遊,一有假期便像旅遊網站廣告一樣,背上彷彿生出一對翅膀,遨遊四海。所以疫症除了帶來沉重經濟壓力,最大折磨莫過於要困在這座小城,甚麼地方也去不了。早前,我們擔心有哪個國家(如韓國日本等)不讓香港人入境,現在倒是他們不限制,港人也不敢去了。環顧全球,中國內地以外的國家面對疫情,顯得手忙腳亂。

  我半年前買了國泰航空優惠套票,包括兩個自選目的地的來回商務客位機票,折合每程才幾千元,是平時經濟客位的價錢。頭一程我選擇了二月初去杭州,一心想去那邊參觀每年一度的梅花節,但農曆年期間疫症大爆發,國泰通情達理,容許我把目的地改為較溫暖的吉隆坡,於是便與梅花緣慳一面了。二月疫情惡化,連飛機也不想搭了,所以吉隆坡之旅又押後到三月底,希望到時大馬沒有大爆發,又沒限制港人入境便好。套票的第二程是六月初去北海道,看現時日本政府的狼狽相,連東京奧運能否如期舉行也說不準,北海道之旅恐怕要泡湯了。

  香港疫情雖仍在持續,但總算沒失控。公務人員復工,學校有望下月復課,而大部份戶外公共康樂設施也重開,在假日即使不能四處飛, 港人也再不用再把郊野公園擠爆了。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