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電視迷

  疫情把正常社交生活粗暴地切斷,留家時間多了。我在商會工作,酬酢聚餐無日無之,加上私人飯局,以前一星期只有一兩天回家吃晚飯,現在是完全倒過來,日記上晚餐一欄整個星期是空的。於是,每晚飯後無奈地攤在沙發上看電視,感覺上愈來愈像政府叫人多運動的短片裏那塊肥豬腩肉。

  以前很少看電視劇集,最近別無選擇地看,開始明白為何有人可以廢寢忘餐地追劇。好像剛在無線播完那部《大醬園》,情節堆切犯駁,但看着看着,慢慢學會把常理擱在一旁,融入各個角色的邏輯,每晚到時到候,又想看到那幾個熟悉的面孔,只想追看各人下場如何。無論他們的遭遇有多離譜,你知道只是虛構的,而且早晚有好結局,但社會亂象和疫症的肆虐卻是活生生的,不知如何收科。戲劇製作有個抽離現實的作用,在香港當下的困局,發揮了撫慰人們心靈的功能。

  若你肯放棄慣性收視,其實另外幾個免費電視頻道也有不少好節目,例如一些日韓和英語的劇集或資訊性節目,甚有可觀之處。開電視明顯缺乏資本,但烹飪節目成本不高,每晚的《三十分鐘大放餸》老老實實教人做兩個菜,是我喜歡節目,勝過《今晚食平啲》和Viu TV的《辣伙頭》。英文的IBC國際財經頻道直播Bloomberg新聞,而Viu英文台每星期日放映經典西片,都是上佳的免費娛樂。不過,《慶餘年》在無線開播了,其他劇集統統讓路。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