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餐飲自由

  全球瘟疫大爆發,歐美各國相繼實行禁足令,香港人應該感恩,我們相對安然地度過了第一波爆發,今天仍能享受出行和餐飲兩大自由。我認為當局的抗疫政策總體上在效率及人性化之間,取得了不錯的平衡,而港人的自律和合作精神,亦是同樣重要的成功因素。但隨着海外疫情日益嚴峻,海外港人大舉回流,有專家促請政府下令關閉所有酒吧食肆及娛樂場所,起碼晚間不許營業。

  我雖然同意要加大力度防疫,但全面禁止食肆晚間營業未必帶來多少額外效益。以我所知,本地集體感染個案,如火鍋群組和婚宴群組,都涉大量人群的長時間聚集,沒有一宗可以單純歸咎於外出吃飯。其實疫情發展到今天,已有多家大小食肆倒閉,仍在勉力求存的,晚市人流十分疏落,一般不會構成風險。最新公佈的限酒令,應該也有助減少人群聚集。我認為進一步措施要有針對性,例如規定每桌人數不可超過四個、桌與桌之間相距起碼一米、甚或規定晚間只可營業到九時等。這樣做等如禁止所有婚宴或聚餐等高危活動,但仍留予飲食業一線生機,也不致於剝奪民眾偶爾上館子吃一頓的自由。

  餐飲業界有人認為「長痛不如短痛」,建議仿效英國的做法,所有食肆停業兩、三周,期間由政府支付租金和工資,估計每月要花費幾十億。錢還是其次,這方案的問題是,今天誰能說得準疫情會維持幾個星期,還是幾個月?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