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頑固的西方人

  在香港生活,對東西方文化的差異,習以為常,差異本身並不一定是壞事,有時可以為生活增添色彩。

  但這次疫情所凸顯的,卻是一種具破壞力的差異—西方人普遍拒戴口罩,更歧視甚至攻擊戴口罩的人。西方各國政府和醫療機構,到今天還告訴人們,口罩減低病毒傳播,但不能讓你免受感染,所以在身體不適時才須戴上。

  我認為這個想法錯誤,是導致疫情在歐美擴散得一發不可收拾的原因之一,亦解釋為何病毒始發於亞洲,病情反而普遍受到較好的控制。西方對口罩的認知,對一般傳染病或許正確,但今天有很多病例證明,部份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在潛伏期毫無病徵,卻可以傳給別人。

  最近看了一個華籍女記者的視頻,她戴上口罩在美國白宮出席記者會,竟有一名洋人前來問她是否有病。若我是那位記者,我會回應:你如何肯定你自己沒受感染?所以你最好也戴上。令我十分不解的,是為何世衞組織仍沒有對這個基本錯誤的觀念,予以更正,不知是否恐怕令全球口罩荒更嚴重。

  中、港、澳、台等地的新增個案曾經一度趨零,但隨着歐美大爆發,大批國人回流,不少是被疏於防範的外國人感染,直接帶來更嚴重的第二波爆發。

  你說我們是不是這種錯誤思想的受害者?一些壞了腦的西方政客竟說要向中國「輸出病毒」追究賠償,我認為應反過來向他們追究才是!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