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遙控

  試想像你是一間企業的老闆,管理着數百名員工,縱使業務不算特別興旺,但作為掌舵人你要日理萬機。突然政府一聲令下,禁止你回去你的企業辦公,還說不準禁令何時終止,你說如何是好?沒錯,這正是半年多以來,成千上萬穿梭於香港和內地的商人和廠家每天面對的現實。

  疫情下,工商界人士不是不能踏足內地,但他們要先自費在指定的酒店隔離十四天檢疫,回港後又要在家隔離十四天,而每次進出都要經過這程序。後來港府豁免部份商界人士回港後隔離的規定,但由於國內規定仍未放寬,所以願意回內地的港商少之又少。聽說有些指定的酒店更變本加厲,要關掉空調和敝開窗戶讓空氣流通,在這種環境待上十四天,可以想像是何等折磨。

  迫於無奈,他們唯有靠電話和視像會議來遙控業務,或派遣願意接受隔離的副手去管理,或乾脆自己長駐於內地,與家人分隔,直到疫情緩和為止。其實國內疫情一早受控,人流還不能互通的問題出在香港。六月下旬,香港情況曾一度很樂觀,我所屬的中華廠商會已跟一家本地的檢測公司聯絡好,待兩地政府一拍板,便可以優惠價錢為會員提供核酸測試服務。這家叫Prenetics 的公司雖屬本地初創,但得到政府認可(他們是首個替英超十幾支足球隊做檢測的公司),服務一條龍,用戶透過電腦向指定的醫生問診,然後有專人遞送及收取唾液樣本瓶,檢測結果一天內以電子方式傳送,用戶全程可以足不出戶,十分方便。只可惜,香港出現社區大爆發,一切又變得遙遙無期了。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