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張弛無度

  與其他先進地區相比,我一直認為港府的抗疫工作表現不錯,起碼不用封城禁足,對各行業發放抗疫補貼也紓緩了疫情對經濟的衝擊。但第三波疫情如海嘯湧來,港府才驚覺那些豁免隔離檢疫,入境後可以在香港四處走的海員和機組人員,果然有不少確診,現在急煞停,但已讓病毒擴散得不可收拾了。港府辯說要保持香港作為航運中心角色,又說物資補給很重要,符合所謂「張弛有度」原則,但我們覺得這些目的不值得付出如此巨大代價。政策已從「張弛有度」變成「張弛無度」了。

  近來所有大型公眾活動,不是取消便是一再延期,一眾被影響持份者甚為失望,但為了防疫也無話可說。立法會選舉是一場超級大型公眾活動,動員以百萬計,從早上七時半到晚上十時半在全港幾百個地點舉行,以目前疫情發展勢頭,理智告訴我們這項活動絕不宜在幾星期後舉行。我最關心的,是港府會不會又以「張弛有度」為理據,堅持如期選舉。延期純然出於公眾衞生考慮,完全不涉政治,且在外地有不少先例。

  如選舉如期舉行,怎樣確保投票站內外的民眾能維持安全距離?若要隔開一點五米來排隊,豈不是要「排到筲箕灣」?選舉前這段時間,候選人的拉票和宣傳活動能否如常?若否,選民又何以對候選人取得足夠認識?連方便長者投票的措施也不做的選舉管理委員會,不能不面對這些問題。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