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我願意

  自從食肆禁絕堂食後,每晚被迫在家裏吃,飯後慣性地坐在電視機前,質素參差的連續劇也無差別地追看,苦悶的程度可見一斑。我一向認為晚市禁令這措施弊多於利。  大型飲宴及過度擠逼的小型食肆的確有爆疫風險,但二人限聚令再加上入座率限於一半兩項措施,已足以把風險降到最低。禁絕晚市明顯是用藥過猛,不但把整個餐飲業推到崩潰的邊緣,同時亦加重了港人的「抗疫疲勞」。

  在二人限聚令下,晚市其實比午市安全,因為午市不少是同事或朋友間的餐聚,有可能增加播疫的機會,但一起到館子吃二人晚餐的,相信大部份是夫婦或關係較親密的人,因此並不涉及太多額外風險。

  在專家的反對下,政府對放寬與否甚為糾結,最後還是延續禁令至下周。不過,我們也許不應苛責政府,因為應對這病毒的最佳辦法,全世界都仍在摸索中,若論政策的成效,光譜的兩頭是中國和美國,中間的芸芸國家地區無一不是反反覆覆,見好便放,但一放便反彈,不斷在跟病毒貓捉老鼠。我們香港已算幸運,即將迎來一次全民檢測的機會,若大家能齊心響應,疫情將有望受控。 

  但要徹底解決問題,始終要待疫苗面世。相信一些戴着有色眼鏡看中國的人又會問,如中國聲稱成功製造出疫苗,你願意接種嗎?若你在十年前問我這問題,我的確會有些躊躇,但經新冠肺炎一役後,我會毫不猶豫地說:我願意。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