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救救演藝行業

  論疫情下受打擊最大的行業,除了最慘淡的旅遊航運業(來港遊客跌了百分之九十九),可能便是電影和演藝行業了。所有戲院和表演場地關閉超過半年,有關的眾多行業和工種,如製作人員、導演、表演者(包括舞蹈員、演員和歌手)、音響燈光舞台製作等望天打掛。表演場地雖已重開,但只容許一半入座率,商業性質的表演無從談起。代表演藝體育界的立法議員馬逢國早前在鏡頭前哭訴,我作為一個兼職歌手,頗有點感同身受。歌手們無論名氣大小,一律只能網上直播,收入微乎其微,只希望藉此維持着粉絲們的溫度。

  本地電影業極需我們支持。不少朋友不敢進電影院,但只要戲院開放,我從沒間斷過進場看電影。戲院有人數限制,坐得疏落,觀眾全程戴口罩,不得飲食,真的沒有更安全的地方了。這可能是戲院從來沒有發生過感染個案的原因。香港電影業疫症前已苦苦掙扎,這半年更是雪上加霜,多個開戲的計劃胎死腹中,在這時期上畫的新片只好怨句生不逢時了。內地隨着疫情受控,電影行業開始復甦,香港還是遙遙無期。

  我趁着上周的長假期,一口氣看了多部港產片,當中也有可喜之作,如《幻愛》和《聖荷西謀殺案》。《麥路人》是有心之作,雖不及想像中好,但單看一個郭富城已足夠。盡量購票入場吧,港人不撐港產片,誰來撐?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