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我的兩個朋友

  英國宣佈港人快可申請英國(海外公民)護照。對一眾響往英國文化、懷緬港英殖民時代、害怕共產黨,或厭棄中國身份的港人來說,是大喜事。我一位相識幾十年的工程師老友,對通過港區國安法極度焦慮,斷言以後中共隨便在街上抓人,香港人已完全沒有自由,非走不可。我說,你是和理非,沒有扔汽油彈,不用怕吧。他說共產黨要抓你哪用講道理?他還關切地問我有甚麼打算。我說我的領悟力較低,不覺得國安法影響了我的自由,所以沒想過移民。

  另一位朋友是港龍航空的機師,在香港出生但一直認為自己是英國人。他老早不想在港龍工作了,年初時投考了英國航空,雖然工資只有港龍的六成,但仍準備簽約然後舉家移民。不料疫情爆發,英航那邊的合約泡了湯,現在連港龍也結業,也沒動搖其去意。問題是,我這些朋友都沒甚麼後着。那位工程師朋友賣了自住的單位雖可在英國郊區買套房子,但夫婦倆以後的生活就要靠餘下那幾百萬了。他年過六十, 一個華人在英國很難再找工作,且靠人稱「British NO」的護照入境的,都不能拿政府的福利救濟,我替他們担心。另外那位機師朋友較年輕,準備「機師變司機」,做Uber 也好,外賣也好,好歹可以過活。

  一位在英國染上新冠肺炎的香港富豪最近回港,訴說幸好邀得港大深圳醫院的一名專家飛到英國替他治理,才不致客死異鄉。聽到這樣的新聞,身為港人應該深感慶幸。不知那些打算去英國定居的人,可會三思?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