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2021送走瘟神

  風風火火又一年。回想去年除夕,市面的動盪稍斂,心想熬過了這一年,二○二○年應該否極泰來了吧。怎料才過了農曆年,世紀疫症便來襲,至今仍消退無期,真是沒有最差,只有更差。所以我也不敢對二○二一再奢望甚麼,不求瘟神馬上送得走,但求香港仍能挺得住,並祝願廣大讀者身心康泰,老少平安。        

  抗疫是為己又為人的長期工作,每個香港人都應克盡己任,時刻警惕,但公共衞生始終是政府行為,把第一關的是政府。在過去一年環顧全球,政府當局的態度和能力絕對是一個地區能否控制疫情的最關鍵因素。與大多數地區相比,香港的情況不算太差,但大中華兩岸四地中,我們肯定是「廝人獨憔悴」,倒數第一。 在疫情初期,我們覺得政府的「張弛有道」政策方向還蠻不錯,但不料它逐漸荒腔走樣,市民驚覺第三和更嚴重的第四波疫情,原來都是「外防輸入」方面犯了低層次錯誤所致的。        

  香港的醫療制度及醫護人員的水平不比別處差,所欠的是大中華其他地區那種全副武裝、全體總動員的作戰心態。在內地,發生幾宗本地感染便馬上啟動作戰級的應急行動,香港連個緊急事故指揮部都沒有,所有壓力都集中在醫護人員身上,因此在檢測、送院、隔離和追蹤等方面錯漏百出,甚至搞出人命,為何會這樣?而與此同時,紀律部隊及其他公務人員卻未被充份調動或徵用;醫學專家們七嘴八舌,莫衷一是,不知政府採納了哪些意見?究竟是誰在統籌這一切?        

  就這樣,香港人帶着滿腦子的問題,踏入二○二一年。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