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政府門常閉

  從街上和巴士車身的廣告得知,香港藝術館正舉行一個名為「波切提利與他的非凡時空」的展覽,展出多幅波提切利 (Botticelli)的文藝復時代珍貴畫作,展期從去年十月至今年二月底。可是,若你真的跑去香港藝術館的話,你將會望門興歎,現在所有博物館都因疫情要關閉,重開無期。

  抗疫工作,政府雷厲風行,但個別措施需要合乎情理,有邏輯上的一致性,才能得到市民心悅誠服地支持和遵守,否則只會徒添怨氣。政府的決策須基於科學,但實施時切忌鐵板一塊。我認為有幾類公共處所是頗「無辜」地被關閉的,包括圖書館、博物館、表演場地等,因疫症發生近一年下來,從沒有任何在這類場所爆疫先例。逛博物館是一項非接觸性活動,且香港的博物館人流從來不多,若有適度的人流分隔和個人衞生措施,傳播風險應十分低。循此道理,圖書館和表演場地也可以作有限度開放。

  其實電影院、健身室等處所也沒有播疫「前科」,應讓其有條件開放,不過這些畢竟是私人處所,政府難免要花人力巡查和執法。但政府在自己的場地有絕對管理權,根本毋須全面關閉,大批職員賦閒在家,是人力的大浪費。從醫學角度看,關閉場地當然零風險,但為政者應採取的是最合理,而不是最容易的做法。前兩天政府竟宣佈有關疫情的記者會也要轉到網上舉行,好在後來知錯,收回成命,證明政府還有點自省能力。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