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醫生的政治考慮

  醫生短缺,政府將容許更多外地醫生免試來港執業,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極力反對,說香港不缺醫生。一個地區要有多少醫生才足夠,沒有絕對標準,但香港醫生足夠這說法出自一個致力維護本地醫生權益的團體,似乎可信性不足。其實我們只看數字:香港每一千人只有兩名醫生,在已發展地區中算是十分落後,德國是六點二,澳洲四點六,英國三點九,連新加坡也有二點五。香港醫生私人執業比率很高,公營機構醫生流失率也高,所以公立醫院醫生人手長期短缺,相信輪候過服務的廣大市民都會體會至深。

  上述協會另一個反對理由是「政治考慮」,因為香港回歸時取消英聯邦醫生可免試在港執業的做法,是出於政治考慮,所以政府現在也是因為政治需要而讓內地醫生來港執業。這說法很難理解,因為政府現在的建議正正把這途徑重新開通。當局會訂出哪些海外醫學院受訓的醫生才可在港執業,我敢肯定這清單上絕大多數都是英聯邦及英語系國家的醫學院,國內大學的數目不會多,否則過不了醫學委員會這關。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發言人又說,內地醫生不懂英文,不宜在港執業。我知道政府的做法,是要求所有非本地受訓的醫生先,在公營醫療機構工作五年才可私人執業,所以很難想像一個不懂英語的醫生,可以在醫管局或衞生署滿足這要求。原來喜歡把問題政治化的,是這協會自己,而不是政府。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