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人家的後園

  英文慣用語中有「not in my backyard」一詞,意思是我不喜歡的東西,你別放在我家後園。這種心態對政府規劃社區設施,帶來很大限制,因為沒有人希望居所附近有厭惡性公共設施,如火葬場、靈灰龕、垃圾收集站、堆填區等。殯葬設施短缺,是香港一個老大難題,政府唯有於偏遠地區設置,想不到在邊境沙嶺墳場擴建也惹爭議,因毗鄰深圳民居,令人慨歎這類設施在我家後園不能建,在別人後園也不行。

  反對的建制派政黨說沙嶺今非昔比,是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位置」,做殯葬用地太浪費,應重新規劃成商業或高新產業區云云。我不太認同這些論據,因發展大灣區並不是要把香港和深圳連成一片,兩市之間有足夠的口岸通道便可。河套那幾十公頃用地將會是深港共同管理的高新科技區。大灣區發展並不要求港、深「同城化」,我們反而要維持這座城市的個性和特質,以彰顥香港在大灣區的價值及地位。香港邊境用地不作高密度或商業用途,其實是較文明規劃,與對岸深圳的高樓大廈形成強烈對比。況且,沙嶺擴建規劃多年,有關前期工程已得立法會撥款,大灣區這概念又不是新事物,政黨現在才反對,是不是有點後知後覺?

  在全新政治局勢下,建制派政黨或急於表示自己不是保皇黨,找些事來刁難政府。但論據不紮實,建議欠建設性,可能會弄巧反拙。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