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疫下歌者

  疫情下,倫敦的劇院及演藝場地只能有限度開放,令West End的音樂、戲劇等表演行業猶如一潭死水。Andrew Lloyd Webber是世上最成功的音樂劇製作人(作品包括風靡全球的《歌聲魅影》),他最近跟英國衞生當局鬧得很不愉快,因為他帶領業界提出多項防疫措施,擔保場館空氣質素比外面的要清潔得多,但政府充耳不聞,他那齣萬眾期待的新作上演無期。

  香港情況略為好些,表演場地跟電影院看齊,上座率可達百分之七十五,各種商業性表演活動如音樂會和戲劇等的收支還勉強維持。之前所有表演場地關閉了好一段時間,開放的初期上座率限制在百分之五十,直至幾個月前才放寬,所以我自己的演唱會也兩次延期,到上周才在文化中心音樂廳順利舉行。娛樂公司老闆不用賠本,算是萬幸了。

  疫情反覆多變,政府策略要不時調節,這點我們十分理解,但有些限制措施的背後原因並不容易明白。如音樂廳最「值錢」和角度最佳的第一及第二行座位全數不開放。其實這些座位與台上表演者的距離遠超過一點五米,為何不能像其他行列一樣,每隔三四個空出一個,達到隔離效果?還有,歌手做了檢測及打了針,但演出時原則上要戴口罩,當晚只豁免我一人,另外兩位嘉賓歌手還是戴了,這叫她們很難堪,對歌者來說,口罩絕對是極大障礙。我謹建議當局,可否考慮把打針與否,作為額外考慮,讓打了針歌手不用戴口罩演唱?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