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累街坊

  俗語說「累街坊」指連累周圍無辜的人,不一定就是街坊鄰里,但最近那宗被驗出Delta變種新冠病毒的個案,就是名副其實的「累街坊」了。一名機場地勤人員確診,連累他居住屋邨的數百伙街坊街里要強制檢測,通宵達旦,幸好都沒有驗出陽性個案。該名男子身為地勤人員,每天要接觸從世界各地來的訪港人士及機組人員,應該十分明白自己屬於高危一族,卻不去接種疫苗,不是出於無知便是自私,除非這是醫生的建議。他在大埔兼職客戶服務,那裏一位女同事被他傳染了,她自己幹着每天接觸客人的工作,也一樣沒有打疫苗,結果又連累她屋苑的街坊要強制檢測。

  究竟香港人出了甚麼問題?這裏是世上少有疫苗供應充足、完全免費,且有兩隻疫苗任君選擇的地方,但接種率總是上不去,直到最近各大商戶又送房又送錢去催谷,接種率才開始有較明顯的增長,但仍遠遠未到群體免疫所需的八成。我一向主張強制個別行業的從業員接種疫苗,例如從事醫護、老人院舍、教育、餐飲零售服務等需要每天接觸很多人的行業,當然亦包括多個職系的公務人員。最近看見報道說,一家著名美國投資銀行要求所有員工接種新冠疫苗,方可進入辦公室,也不見有員工組織抗議管理層侵害僱員的人權自由。我們當然有不接種疫苗的自由,但處處只顧小我而沒有大我精神,自由便變成自私的擋箭牌了。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