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為官之難

  國際影星妮歌潔曼及攝製隊上周從澳洲來港取景,得到港府豁免不用在指定酒店檢疫七天,事件曝光後惹來各方指責,說港府媚外,不應優待外國大明星,對疫情監控造成很大漏洞。有人把此事與早前新加坡監禁一名不肯戴口罩的外國人一事相提並論,認為港府的做法很不濟。

  管理公共事務的難處在於,任何政策都有其弊端及負面影響,所以不能鐵板一塊,要因時制宜地留些轉寰餘地。純從公共衞生的角度看,防疫措施當然是愈嚴愈好,但代價是正常社交及經濟活動受極大影響,政府的挑戰是怎樣把這些負面影響減到最低,所以公共政策都有列出例外情況,讓官員行使酌情權。在這事件上,當局要做好風險評估、列出相關條件及在充份監察下,才可對來自低風險地區進行特定活動的人士作出豁免。最重要的是官員行使酌情權時要一視同仁,不能只優待澳洲來港實地拍攝的申請,卻用另一套標準對待來自其他低風險地區的申請。這個案看來已符合有關要求,但市民的不滿還是可以理解的。

  我們現在反而要開始思考的問題是,這種近乎閉關的狀態,是不是可以長期維持而不對香港的競爭力造成不可挽回的打擊。在防疫及重啟經濟兩者之間,是不是永遠沒有妥協的餘地?香港的疫苗接種率在年底前預料超過七、八成,應可形成一定程度的群體免疫,重症率及死亡率也一定不斷下降,所以必須趕快與一些與我們情況類近的地區商談減少免疫要求,而首選當然就是粵港澳大灣區。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