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與本國隔絕的城市

  我們都說,因為官民同心協力,香港的疫情已差不多完全受控,日常生活和經濟秩序也大致如常,比起世界很多先進地區,我們已算很幸福了。這個說法雖然沒錯,但香港人卻比其他地區的人多付出一個代價,那就是出行的自由。香港人要離港到任何地方外遊,必定要辦出境手續,哪怕是近如澳門還是深圳,疫情下由於香港及各地的檢疫要求,我們現在基本上是長期被困在一座城市裏面。

  反觀居住在外國的人,雖然出入境也有類似的限制,但他們起碼可以到國內其他城市旅遊,穿州過省暢通無阻,旅遊之樂也許未必遜於出國旅行。我一位友人去年回到家鄉德國,他說正在彼邦四處遨遊,開車由南至北地遊遍,令我好生羨慕。例如美國、加拿大等幅員廣闊的國家,國內旅遊也可以很精采。歐盟更由於沒有邊境關卡,在疫情下各國國民也可在歐盟境內出入自如。因此歐美等地的民航業和旅遊業,還可以受惠於國內或跨區旅遊,情況比香港好得多。

  我們已「清零」一段時間,但由於香港和內地在制度及抗疫理念上的差異,兩地人民免檢疫往返仍然落實無期,所以香港應該是世上唯一一個與本國隔絕的城市。早一段時間澳門曾經也是這樣,但他們的制度很快便和內地「sync」了起來,澳門居民現在可以自由進出內地。我不用宣誓也支持「一國兩制」,但疫情下,我不禁開始幻想「一國一制」的好處了。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