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活時代——限聚的理據

  隨着疫情受控,各場所限聚規大為放寬,除了還不能隨便到外地旅遊,市民生活大致復常。但令我很不解的,是政府到現在還維持着公眾地方的四人限聚令。巴士地鐵內乘客好比罐頭沙丁魚,各大商場內人流爆滿,自助餐餐廳滿座,連學校也復課,但偏偏政府不許多於四人在街上聚集,究竟道理在哪?醫學專家說過,病毒在室內傳播風險較高,戶外空氣流通的地方比較安全,但室外處所竟要限得比室內還要嚴。超過四人聚集的「罪行」隨處可見,這規則除了用來否決遊行申請外,政府是如何執行的呢?若不執法的原因是人手不足,那麼這規例便形同虛設,應該一早廢除。

  連群結隊登山遠足的人很多,著名的景點有人滿之患了,但郊野公園內的燒烤場地卻仍封閉。開始步入適合郊遊野餐的秋季,若這些可供燒烤野餐的場地不開放,將十分可惜。另一樁叫人惋惜的事,是大坑的傳統舞火龍活動今年再度取消,看來也因為限聚。這活動雖引來人群圍觀,但根據過往觀察並不屬於萬人空巷那類,畢竟是室外,人人戴口罩,風險不會高到哪裏去。

  港人絕大部份很有公德,願意和政府合作,因此我們的抗疫工作十分成功。但一些缺乏理據、互相矛盾的規例,哪怕是出自「專家」之言,我們會覺得很不耐煩。港人都有「抗疫疲勞」了,希望政府也高抬貴手吧。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