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7º
  • 94%
  • 2022年8月8日 星期一

楊立門 - 《姐姐》的爭論|慢活時代

電視劇集《金宵大廈2》的《姐姐》單元內,華裔女主角把膚色塗深來演菲籍家傭,引來歧視的批評,電視台在輿論壓力下公開致歉,連女主角也出來道歉。我認為當事人應對感到冒犯的人表示理解尊重,但道歉則沒必要。在戲劇藝術創作領域,從來容許跨種族的角色扮演,前提是不能引起觀眾對被扮演的族裔產生負面觀感,或有意貶損或醜化。看過《姐姐》一劇後,我不覺得製作人逾越這條底線。

劇中女傭是一個心地善良但遭遇不幸的受害者,角色構造沒貶損成份。僱主夫婦要把她據為己有,做法變態,但可說是歧視的相反。唯一出錯之處或是女角的膚色,但菲裔人士的膚色普遍比華人深,是個事實,把膚色塗深是為求更貼近現實而已。之前的《甘地傳》也是用白人來演甘地,而莎翁名劇《奧賽羅》的男主角是北非摩爾人,此劇不少舞台製作都是由白人扮演的。這些角色當然最好找個屬於該種族的人來演,膚色不用改,但這大大局限了製作人選角自由度,縱使種族對了,但氣質、演技、語言能力不對,也不行。

曾獲頒最佳新人獎的菲裔演員姬素孔尚治 (Crisel Consunji),在影片《淪落人》中飾演家傭,她自己一直關注在港菲籍傭工的問題,所以很有話語權。她在一篇訪問中表示,不認同《姐姐》一劇有太大問題,唯一要商榷的是女主角一些類近巫術的行為,或令觀眾對菲籍人士產生不良印象。香港的確存在種族歧視和偏見,我們應時刻警惕,但過份「政治正確」,或矯枉過正。
楊立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