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珊來辭——迎鼠誌

  還有兩星期就迎接鼠年,一直重視節慶,屈指一算就感到欣慰;可自主歡渡新春踏進第13個年頭。我家姨姨亦了解是年度重頭戲,每年都積極張羅及佈置。

  今年情況有點不同,數日後她將陪同兩位兒子出埠旅行,或許心情極度興奮,情緒十分高漲,間接導致皮質醇偏高,起起、細細和我無一倖免,給她剛烈的一面洗禮。

  不能太抽象的,篩選兩個實例。日前專注在電腦上,她突然要我回答,盛載水仙花的花瓶,選哪個顏色?心想:「從來不管這個環節,怎會知道家中擁有甚麼顏色?」因此便說:「你決定吧。」沒想到此舉招來殺身之禍。

  一輪機關槍式的連珠爆發,讓我不得不放下手上的事情,正向她的臉,嚴謹地回應:「大爺,請問我家擁有甚麼顏色?」其實她心裏已有答案,就是要問問才高興。

  另家中添置了日式暖桌,人就跟它粘在一起,窩在桌子的被鋪席地而坐。由於舒適關係,常常不經意的睡着。同時姨姨認為擋住去路,使用了激進的手段來叫醒我!就是用腳踢人家的臀部,成功後還大聲夾惡指責。

  雖然耳仔受罪,不過感到窩心。跟她相處十多年,怎會不知道對方的辦事風格?特別是準備外出,人會特別緊張,既擔心遲到,又恐漏掉攜帶的物品,更何況這次準備旅行!她憂心回來後時間有限,生怕迎接鼠年有閃失。

  這樣的表現,反倒讓我感到可愛,並更似一位家人。家人之間相處,有點吵鬧才像樣,而且看到她着緊我們家的事,教我怎會不疼愛這位剛烈、可愛、內心柔軟的她。

  我希望每年新春與梁陳女士一起渡過。

李珊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