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珊來辭——軟禁

  人人正在咬緊牙關,學習何謂防疫意志。

  想想也是,我們這幾代人,沒有經歷過如此考驗,持續大半年的徨恐,生活模式被打亂。有些人因「不適應」去埋怨或不遵從措施,還望那位在快餐店毆打經理的不帶口罩男子,早日在懲教人員的監管下慢慢懺悔。

  從來磨煉意志是要付出的,別妄想過程度假般舒爽。再來一個直白比喻,自身得長期病患治療上需要意志,不論共存也好,解決也罷,鬆懈就注定被打倒;防疫的道理如是。

  說起治療,過去的一年多,每星期針灸已是我家姨姨跟我的必做事情。你問我過癮嗎?兩、三個月也沒有感想,半年亦沒有想法,一年多後難免對針刺帶來的感覺產生抗拒。然而針灸對體質明顯改善,讓我有堅持下去的意志。

  每次姨姨看醫生,除了說出身體的毛病和痛症,順道會跟他告狀,大概有關對我在生活上的不滿,這回她提出的話題是「軟禁」。

  由於疫情每天升幅未止,特別有某幾個地區,確診數目較多。奈何事有湊巧,姨姨想到那些區分辦點私事,聽後我立即勸勉擇日再去,繼而她大呼:「你常常軟禁我!」對此也沒氣再說,事關在我的眼中,她屬於擁有一個甲子又五歲的小女孩,需要呵護及哄的。

  醫生聽後,他的回應拍案叫絕,讓我笑到腹痛。先是聽到軟禁二字,表現驚訝:「吓!這麼嚴重。」然後細心想了兩秒,再說:「在世不少被軟禁的人都是德高望重、舉足輕重,看似沒人在意的人,才可隨處走來走去!」看着姨姨無力反駁,這次針灸使我開心多了。

  親愛的小女孩,來吧!快給我一點防疫意志!

李珊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