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珊來辭——做學問

  過去數天,睡前被莫名的恐懼侵襲,發生這種現象,即表示身體發送通知,生理周期快到了。大家可放心,早已跟我的精神科醫生報告,亦解釋在驚恐症下,經前綜合症的反應來得特別強烈。

  每一個月經歷一次,若問已適應嗎?永遠不會習慣的。只能靜待分分秒秒流逝,如果上天容許有調控時間加速的超能力,我立即開香檳慶祝。

  同時疫情繼續各區爆發,姨姨和我不用等公告,已選擇禁足留守在家;相信這是對醫護最實際的支持和幫忙。禁足這兩個字,難免讓生活帶來緊張氣氛,我也不禁一問,當實施禁足令,需要預備甚麼東西?份量大約多少?不想囤積資源擾亂秩序。

  夾雜着不同的情緒,哄了姨姨陪我同牀入睡。還未有睡意時,看着她睡在身邊,突然湧出一個想法。如其感覺是活脫脫的存在,並且直到上天堂才休止,那必須培養一個興趣,過程使人高度集中,從而擺脫它的纏繞。否則一世人流流長,這樣活下去等同給它吃掉。

  而且姨姨不可能一直在我身邊,摰友寵物敵不過歲月,談情說愛也有盡時。只有「做學問」是最佳伴侶,就算落在低潮或不幸,它成為牢固的避風港,任誰都不能拿走。

  或許有人質疑做學問有這麼大威力嗎?肯定的說:「有!」過去深有體會。心碎到撕心裂肺,痛楚到一個點,人是哭不出來,一切處於癱瘓。當時我拿起一本喜歡的小說,將每字每頁朗讀出來,直至累倒昏睡。雖然沒法細閱內容,只是持續兩星期重複該動作,劇痛減退回到日常軌跡。

  那現在有心儀的興趣嗎?有,已鎖定目標,不過是不公開的秘密。

李珊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