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珊來辭——那次颱風天

  上年及今年吹來的颱風比往年少,印象較深是上個暑假,迎來最強的十號風球。還記得為了分散注意力,從不打麻將的我,跟姨姨及好友三缺一玩起來。

  此刻寫稿的同時,靜待八號風球來臨。回想有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在颱風天?那一定是二○○二年九月十一日。

  當事人在新加坡拍攝電視劇集,檔期排得密密麻麻,只是收到經理人通知,之前拍攝的電視劇需要配音,趕緊完成後期在母公司放送。我從不管檔期這事宜,一切由經理人去安排,聽她說便動身。

  經過雙方劇組的配合,收到經理人的回覆:「這次要辛苦你,需要即日來回新加坡及香港。」我說:「沒問題呀!」「還有,只能給九月十一日那天。」她答。想了一想:「不是吧!能否十日或十二日,就不要十一日了!」並大叫出來。

  二○○二年的九月十一日,即是美國911事件一周年,當時全球媒體不斷報道,恐怖份子會否再利用飛機襲擊?那幫人亦表明,施襲目標不再限於美國,警覺性偏低的國家亦是襲擊對象。

  由於將出發澳洲外景,多番斡旋也騰不出空檔來,在不情不願下,決定一日乘搭兩次飛機的行程。

  好戲在後頭,上機當天香港被颱風吹襲,掛起八號風球。偏偏新加坡的航班準時起飛,降落跑道時像沒了避震的四驅車在山路跑。然後冒着橫風橫雨跑到錄音室,之後再趕上車駛回機場,再嘗一次八號烈風信號下起飛。

  除了降落、起飛一天兩遍心慌慌航程,並夾雜八小時的飛行疲累,還未計算準備機場的點對點來回,風雨飄搖的車程。那年的颱風天怎麼會忘記?

李珊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