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珊來辭——Wilson

  敢說在娛樂圈中,90%同業跟他有交流、交情或交手,而當中五成曾與他共事。而我進公司不久便認識,沒記錯他是新晉導演。

  首次合作是Wargame為主題的特備節目,參與歌手、演員陣容鼎盛。眾人以學員身份授課,當時仍是香港小姐,埋位前後都表現內斂。他顧及到我的狀況,跟編審走來靜靜告知,家英哥將拿着機關槍突襲課室,好讓有心理準備,稍後回答導師的提問測試。最後唯獨我能答對題目,沒有在節目中成呆子啞巴。

  隨後十多年的日子,彼此的交集更頻繁。例如每次遊戲節目後,大夥兒跟隨獎門人,浩浩蕩蕩夜宵去。然後看着他們開會,大腦風暴至凌晨四、五點。同時他身兼另一身份,就是多年的好鄰居,所住房子仲介也由他介紹。

  年少輕狂的歲月,他亦是我們的要員。大夥兒愛熱鬧,喜愛夜蒲是必然餘興節目。我們常常笑說,右邊臉頰擁有酒窩,使他引來不少狂風浪碟。

  如同一家人的友情,活動範圍豈止於香港。多次同遊紐約、大西洋城、拉斯維加斯、加拿大;過程笑料百出。有次一位成員需要離隊提前返港。吃夜宵時,好奇問問登機時間,才發現對方將凌晨跟下午標示攪亂!在不足兩小時便起飛的情況下,他二話不說陪同衝上房間,以狂風掃落葉姿態,收拾行李趕住機場。

  而過去的十年,我們接觸少了,偶有在社交平台聯繫,提供美食的地址,邀請去客串他的電影,恭賀參與電影美人魚拍攝,及弄瓦之喜。

  我的交友之道,一日好朋友,一世好朋友。大夥兒一起走過的日子,回憶愈多,悲痛不捨成正比。願在天上超脫快活,重聚之日你我開懷暢飲!

李珊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