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珊來辭——開玩笑

  當人家向你開玩笑,如何應對是必修課題。若能幽默回應,更是一門藝術;近日為此感受至深。

  日常生活中,有些特別的年和月,農曆上是傳統吉日,宜迎娶婚嫁。久不久便出現一個月內,需出席多場婚宴。做「人情」方面,那個月加起來的數目,開支極大!曾不禁請教長輩,現今人情有公價的,一般家庭必然吃力,那怎麼辦?莫非要借錢做人情嗎?

  以上謎思至今還未破解,不過婚宴由男女雙方、家人主導,這點是可以肯定的,那葬禮呢?任何牽涉其中的人,包括往生者,也是處於被動狀態。而我經歷了七天內,三次送別長輩、摰友,敢說情況是巧合、罕見的。人七上八落之餘,感到上天這次安排,給我的人生開了一個玩笑。

  其實過去的一個多月,時刻擔心着身邊好友們的感受。獨處的時候亦會思量,今年離別是否特別多?

  或許有人會說,年輕時沒心沒肺,對白事記憶模糊,加上踏進這個歲數,頻繁出現是正常不過。對以上觀點,只能認同一半。事實上,身邊不乏好友,也飽受上述情況煎熬,更為有關葬禮事宜,需要互相請教。

  例如帛金和花牌,中西式有分別嗎?中式是不是尾數要單數?那西式沒有形式規範?長輩說做帛金,就不要做花牌,因為不能成「雙」?同時又有人說,感情要好就全做吧!總之意見雜亂無章。最後決定跟隨心裏的聲音,能出席的就出席,不能出席的,便託朋友放下帛金。然後設定49天內,每晚望向星空,跟每一位送上祝福。

  七天就此過去,未必能幽默回應上天的玩笑,不過我的心和言行,已盡力作出應對。

李珊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