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珊來辭——吵鬧

  我不喜歡吵鬧,或許跟成長過程有關。從少由外婆照顧,以一個成人對一個小孩,兼且她很愛護我。若發生的話,可歸類為被鬧,沒有爭吵條件。

  八歲時外婆離逝後,更一度減少說話,加上跟大人見面不多,偶爾才碰上吵鬧場面。獨處的歲月挺漫長,並開始形成在家時,處於寧靜、不喧嘩、不嘈吵的生活模式。

  因此出來工作,看到人開口就駡,例如導演責問助理編導,助理編導指駡臨時演員,我的情緒亦受波及。吵鬧聲勢帶來壓力是無形的,總感到有話好說,犯不着破口大駡。

  直到有一次,跟一位好友夜蒲。那時電話聲響起,接過來後,即答:「得啦得啦得啦!知啦知啦知啦!」接着再提高八度聲調,嘮嘈地重複:「得啦得啦得啦!知啦知啦知啦!」然後掛線。

  我問:「誰呀?」對方回答:「我媽。問何時回家。」看着母子互動,出奇地沒有感到刺耳、煩燥,並帶來前所未有的感受。原來家人是這樣對談的,表面看似吵鬧,然而內裏包涵關愛,當中極微妙又真實。那次體驗使我徹底改觀,人世間的所謂「吵鬧」,有着不同層面,非一面倒負值,生起羨慕家人相處的溫馨。

  近日愈加察覺,人與人之間的吵鬧,具有標誌性意義!過去不論高矮肥瘦,雙方按照個人意願據理力爭,就算吵得臉紅耳赤,大不了分道揚鑣,從不因恐懼而沉默,甚至危及安全。奈何此時此景,驚覺絕非必然。

  再說生活中的體會,就算兩口子在一起,摩擦是無可避免。用字過度,語氣過重,鋒利得傷及對方的心。可是,面對生離死別,吵鬧機會不再,人將恨不得上天給多點時間,渴求吵下去的悲愴。

李珊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