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6º
  • 94%
  • 2022年9月30日 星期五

李珊珊 - 祖輩|珊珊來辭

我的太公太婆活到九十多歲,因此有機會在小時候常常接觸,留下很多有趣的回憶。例如每次見面,太婆也愛在大人不為意下,將我拉近到她身旁。然後,從那年代才有的黑色衣裳,掀起多層的布,並掏出一個兩元硬幣,給我去買零食。

假若放假留宿,她會教我唸客家話的卜卜齋。可是當時反斗,完全不解每句意思,就不正經的哼出近音聲調,沒有認真去學好。

還有她所用的柺杖,不像現在一式一樣的悶氣。依稀記得是深啡色的,由木所造成,手柄不大,雕刻成像龍或鳳的頭像,嘴裏咬着一顆珠。而且珠能走動的,同時又不能取下來。那時候,我喜歡把玩這顆珠,不停地轉動它。

我的爺爺不是建築師,可是他懂得起房子,並養大了他的孩子們。最鼎盛的時候,爺爺在屋子門口兩旁,種了番石榴樹,再在另一層種下兩棵梅花樹。小時候不懂他的美意,還在樹上結果時,摘下大肆破壞。爺爺離開了,人亦長大了,那麼美的風景,現在才懂得欣賞。

總之,祖輩對孫兒是溺愛的,那份情感特別深刻。現在我家的嫲嫲,就是家族中的焦點,上上下下視她為寶貝般呵護,她的孩子們都勞心勞力去照顧她。

因此看着這次疫情,部門每天公佈的數字,老人家首當其衝,難以想像家屬們當下的心情。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我們不會得到一個合理交代。更別說後續的安排,又是切膚之痛。

不幸地,落筆的時候,我家的寶貝身在醫院。在此就省略找牀位的過程,是多折騰人的。至於她的孩子們,我也能估計到,此刻有多擔心、焦急。

我是相信集氣這回事,請保佑她平安回家。
李珊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