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珊珊 - 反應|珊珊來辭

讀書的時候,跟三位同學去茶餐廳吃早餐。裏頭是舊式設計椅背,左右兩邊是共用的。因為設計漏洞造成搖擺,同學撞到另一邊的食客,並激怒了她,以粗口辱罵。或許看見我們沉默不語,便走來拍打我的頭。

我沉住氣向她說:「你不要再騷擾我們。」隨即對方便搶走手上餐刀,像飛鏢方式掟過來。那時是運動健兒,神經細胞敏銳,我立時側身避開。可是身旁同學,來不及反應,被餐刀插進手的虎口位置,血流如注。當見血的一刻,我的本能反應跟對方打起來。

這次是人生的第一場打架,那時是一片空白,時間也變得漫長,每個動作像慢鏡操作。總之對方怎樣打我,我就怎樣打回去。當時沒有食客上前制止,直至警察到場。

最終得到餐廳老闆娘作證,我們是受害者,刑責上對方被判刑及需要賠償,最重要是沒有被學校開除學籍。而網上一句「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我想也曾身在其中,借唐山事件,可以說說一些看法。

大家不要怪責旁邊人袖手旁觀,首先打鬥來得電光火石之間,真的不知道如何應對的。打鬥的過程,往往是數分鐘的事,能夠懂得第一時間報警,算是最清醒的反應。

其次別怪責拿起手機拍攝的人,他們攝錄下來的過程,是重要的證據,讓法庭判斷誰是誰非,甚至拍下行兇者的樣貌,以便緝拿歸案。我們不能主觀推斷、揣測,拍下來是放網上賺點擊的。

至於沒有男人出手制止,我們要認清客觀事實,施暴者人數眾多。不論身體、背景、力量、兇殘之大,如果以行動插手,我想要李小龍與葉問同場,才來得及反應處理當時情況,而且不能保證有勝算。
李珊珊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