鏞融芯語——獅城之旅(下)

  這趟新加坡尋味之旅令我靈感大振,新加坡在烹飪廚藝方面實力非凡,無論在技術及創意上,都取得驕人成績。

  試菜首站是「亞洲50最佳餐廳」之一的Corner House。這餐廳位於佔地74公頃的植物園內,此地於2015年被聯合國列為世界遺產之一,餐廳以舊式大宅改建而成,與附近綠化帶融為一體。該餐廳年輕的亞洲創辦人熱衷於飲食業,以現代法國菜融入日式料理及中國菜。他的創意料理引來國家元首級貴賓,李顯龍夫婦曾於2015年招待習近平夫婦於該處共晉午餐。不過在租金高企的香港,難有如此綠意盎然的餐廳。

  下一站到開業只有九個月的ESORA餐廳,老闆是年近四十的日本人,他是一位非常有才藝和天份的廚師。食材固然鮮味,他還透過每道菜式擺設,將各食材性格呈現出來,就像一件件藝術品置於客人面前!我最欣賞的是冷凍泡茶與海鮮的新配搭,師傅敢於在正宗日本菜上作出大膽嘗試,相當有特色。

  接着又來到朋友Ken的餐廳Naked Finn,他以前在跨國IT公司任職,是飲食界門外漢,但喜歡深度研究食材,與廚師合作將廚房化身成為實驗室。他對飲食的熱衷不能小覷,他購入數千隻不同海域及水深的海產,以一整年時間鑽研各種深度海產的貯存方法及雪藏時間,以及考究怎樣的烹煮溫度,才能凸顯海產的鮮味;務求以最簡單的方法,烹調出最佳的美食。他極致的研究,為我們味蕾送上無比享受,教人一試難忘。我們還到旁邊Ken所開的另一餐廳,其店內漢堡包被新加坡食評冠以「最佳漢堡包」美譽。

  被問到如何做出如此完美的漢堡包?Ken謙稱他還沒嚐過全世界的牛,就算同一品種的牛,若喝不同的水、吃不同的草,都會有不同肉質;其漢堡包還說不上完美之作。

  最後一站是位於窄巷的Sushi Ashino,日本廚師堅持不時不食,最特別的是餐廳並非標榜新鮮食材,而是已熟成七至二十三天不等的魚生。魚生在特定濕度與溫度處理一段時間後,更能提高並突出其鮮味,令我們大開眼界。

  這趟尋味之旅超額完成,實在令人驚嘆新加坡的廚藝發展得這樣好,能以香港一半價錢便享受到高質美食,可謂大滿足。

鏞記酒家行政總裁

甘蕎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