鏞融芯語——好難「斷捨離」

    上屋搬下屋,唔見一籮穀,相信大多數人都有同感吧!鏞記經歷多次搬舖,愈搬愈「勇」,並留下點點滴滴的難忘回憶。

  我們於現址已有四十多年,早於去年已計劃在今年淡季,為鏞記核心地帶「大廚房」翻新。昔日老一輩不願全面停業做裝修工程,故只在農曆年數日休假內小修小補。全球天氣暖化,中式酒樓的油渣爐熱力逼人,師傅們經常做到身水身汗;而且精通這舊式爐的師傅已不多,增加招聘人手難度。

  有見及此,我們決定打造更舒適、環保及現代化環境,讓廚師們能更輕鬆炮製更多美食。後來忍痛決定暫停營業,把酒樓一樓、二樓及二十多年沒有裝修的寫字樓全面翻新,更找來專業師傅復修店內受損的木雕,希望到時帶來煥然一新,但又不失傳統酒家氛圍和氣派感覺。

  我們深知為客人帶來不便,掛住我們的朋友不妨到鏞鏞‧藝嚐館(Yung's Bistro)嚐一下鏞記年輕的味道。

  近日公司上下為裝修之事,不停「挖掘」積存幾十年的物件,簡直可以開個展覽介紹鏞記、香港飲食文化和社會面貌變遷。大量故事「出土」,大家難免緬懷一番,父親更不時停下來,「鑑賞」歷史悠久的舊照片及餐單等,勾起許多往事。

  一張一九七五年「中區各界歡迎英女皇伉儷訪港大會謝狀」,見證鏞記當年活躍於社區活動;一份申請商標註冊的文件重現當年以鏞記英文首字母的「Y」字,作為酒杯商標設計;還發現一本六十年代初鏞記的餐牌,揭示當年我們在東區軒尼詩道設有分店。

  最驚喜的是父親在儲物倉,找到消失多時的「鏞記酒家」牌匾,這正是一九四五年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鏞記由永樂街搬到石板街繼續營業時,所掛着的舊有招牌。這招牌由右至左,重複上漆七次,最後貼上金箔,是名副其實的金漆招牌。這是酷愛古董字畫的爺爺,當年找來書法界名人歐建公題的民間北魏書體;給人一種有個性及古樸質感感覺。待裝修完畢後,我們打算把這失蹤半世紀的歷史舊物重見天日。

  執屋達人教斷捨離:斷絕不需要的東西,捨棄多餘的廢物,脫離對物品的執着。但面對眼前超過大半世紀的歷史見證,又如何忍心斷捨離?

鏞記酒家行政總裁

甘蕎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