鏞融芯語——禾稈冚珍珠

   鏞記「世紀大翻新」已進入第三周,很多朋友都好奇想知,箇中到底有甚麼「花臣」,請容本人先賣個關子。

  在裝修期間,自覺自己愈來愈像一位考古學家。近乎每日在現場,都於一堆堆早前翻出的舊物中穿梭,不時會有驚喜發現,一些被「封印」多年的瓷碗及象牙筷子、七十年代寫得密密麻麻,但非常整齊的數簿,還有一組約四十年歷史,用來掛燒味的銅鈎等。

  其中印象最深刻的,算是舊時酒席上使用的餐具,熱葷碟銀托盤的座腳原來是瑞獸,用以祝願客人長壽;魚翅盤兩邊把手是龍,座腳是麒麟,都是一些彩頭的象徵。原來當年的宴會着重排場,若果沒有銀器,人們便會覺得不夠威風。細至醬汁碟的托盤、筷子、匙羹托等銀器都設計雅致,造工精巧。為甚麼銀器餐具會漸漸式微呢?原來銀器會隨着時間氧化並發黑,要回復光澤就需要用含山埃成份的銀器粉清洗,為了健康只好忍痛收藏起來。

  不過近日這個尋寶遊戲最驚喜的一幕,莫過於揭開一樓的紅地氈,地氈底竟是一塊塊非常漂亮,由意大利入口的花瓷磚所鋪砌,看上去仍閃亮新淨,更帶難得一見的古典優雅氛圍,令人大開眼界,簡直是「禾稈冚珍珠」!見過如此珍貴的地磚後,我們都重新思考是否應該改變原有設計,保留部份舊地磚。

  至於當年有如此精工的瓷磚,改用地氈蓋上的原因,原來跟酒樓文化轉變有關。話說酒樓設計其實也像時裝,裝修風格推陳出新,時而復古當潮流。七十年代的酒家大多鋪上地磚,用上全實木硬梆梆的木椅,配搭閃閃生輝的燈光。到八十年代酒樓卻陸續興起鋪設地氈,甚至羊毛地氈,設有沙發及加厚座椅,這樣才算有氣派。想起鏞記七十年代大裝修過的模樣,到八十年代曾被視為老土,生意受到影響,因此便跟隨當時的潮流,把地磚蓋上地氈,增加氣派。

  無論如何,潮流總是不斷重複,唯一不變就是我們經常提及的那份人情味。未來會考慮效法一位老字號的同業,將過去大半世紀的酒樓舊物收集起來,日後以展覽形式重新展示,與市民一同分享珍貴的歷史,和那份濃厚的人情味,一起見證香港飲食業走過的路。

鏞記酒家行政總裁

甘蕎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