鏞融芯語——Forgotten

  執筆之時筆者剛巧得悉陪着大家長大的UA戲院,因不敵經濟壓力而全線結業,讓不少人感到可惜及不捨。到電影院看電影是很多香港人生活的一部份,在黑漆漆的空間裏一邊欣賞電影,一邊吃着至愛的爆谷,讓人稍為逃離現實。

  每年三月其實是香港藝術活動發光發亮的時候,以往各大小型藝術品拍賣、展覽、劇場和電影演出都百花齊放,今年繼續以新常態在網上進行。

  今年香港藝術節「無限亮」其中一齣高度推介的音樂劇──《忘》(Forgotten),由著名荷蘭室內合唱團主演,結合音樂去關注認知障礙症,題材十分有社會性意義非凡。

  男主角是一位醫治認知障礙症病人多年的醫生,一日突然發現自己也逐漸遺忘身邊的人與事,熟悉的人名再也叫不出來,生活也開始不能自理。台上的合唱團,隨著男主角的獨白、處境、內心剖白,唱出不同的樂章或聲樂,配合不同的燈光色調,表達認知障礙患者的百般心緒及無奈。

  在一個多小時的演出中,我嘗試走進男主角的內心世界,與他一同經歷認知障礙症的各種焦慮、幻覺、轉瞬失憶等。看罷此劇思潮起伏,感觸母親常說:人老了自然多病痛,但最恐怖莫過於認知障礙症。此症不是正常老化,而是腦細胞出現病變而退化及死亡,令各項大腦功能逐步衰退,不同類型的認知障礙症,對大腦影響部位及程度各有不同,病情發展亦因人而異。

  身邊兩位朋友的家人不幸患上認知障礙症,他們慨歎此症有如人生逆流,回到懵懂的嬰兒時期,要人餵食及幫助處理大小二便,不能表達自己及自處。但嬰兒充滿強盛的生命力,一路成長一路學習。相反,當患者身體機能一路向下,失去自處能力及記憶,這強烈對比震撼得讓人傷心。朋友更說,患者最終不能控制吞嚥及呼吸,需要借助插喉,最後慢慢死去,人生只剩下無奈。

  面對認知障礙症,我們應從患者角度了解他們的困境,不要誤解為上年紀的長者才有的小毛病,應及早診治,更不要忽略身邊照顧者的心情和情緒。

  疫情下固然帶來諸多不便及恐懼,另一方面卻讓我保持對生命的熱情,換個角度去盡量享受人生,活在當下。

鏞記酒家行政總裁

甘蕎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