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8º
  • 76%
  • 2022年10月7日 星期五

鏞融芯語|經濟清「0」? - 甘蕎因

外間對「動態清零」有很多的聲音。疫情來到第五波,確診數字每日逾萬宗,政府繼續收緊抗疫措施,市民苦不堪言。

疫情初期,政府封關及加强防疫措施,覺得政府對確診者照顧周到。然而,疫情愈爆愈嚴重,個案不斷上升,超出政府的疫情防控能力範圍。情況嚴重到政府也幫不到我們,要自求多福,有人選擇自我隔離,食退燒藥,寄望自我痊瘉。

相對很多歐美的國家,手法截然不同,他們採取與「病毒共存」,輕症確診者留家自我隔離,幾天後痊瘉可自由外出,如常生活。當外國逐步開放的同時,政府封關超過一年,現時實施更嚴厲措施,外界批評這對香港的經濟衝擊好大。

近來我身邊確實發生了很多例子,感受很深;不少跨國企業的外籍員工受不了長期困在香港,外地公幹後又要隔離多天,索性把他們遷往抗疫措施較寬鬆的鄰近國家。商界的朋友說很多資金都流到新加坡,雖然當地目前每天都新增約兩萬確診個案,但卻逐漸解除防疫限制,令社會逐漸回復正常。朋友直言絕非政治因素,而是基於現實社會情况,考慮撤人撤資。香港現處於近乎封城的狀況,「咁封法,乜都做唔到」。

有人選擇離開,一方面或由於抗疫疲勞,寧願轉到其他地區暫避;亦有人索性舉家撤離移居他鄉。如此下去香港人才及資金不斷流失,競爭力將大受打擊。就算要緊跟中央清零政策,細節上有沒有迴轉空間?外地有沒有可以借鏡的地方?

現時需關閉的處所甚多,餐飲業更進一步收緊至兩人一枱,簡直是判了死刑,等死!就算外界看我們有自置物業的老店,好似唔使憂,其實食老本都食到驚;更何況其他店舖呢?不少商戶都撑不住,只好選擇暫時停業,甚至結業。

在嚴厲的抗疫措施下,我們仍咬實牙關,繼續營業,讓員工仍然有工開。除了做好防疫措施,包括分A、B組同事上班,同事定期要接受快速測試確保無染疫才工作;更特別花以數萬元聘請專業防護公司,為所有層樓的樓面噴上抗菌保護膜,每日多次消毒樓面、後勤空間如員工更衣室及休息室等。能做的都盡做,為的是保障員工及顧客,共同抗疫。
鏞記酒家行政總裁
甘蕎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