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6º
  • 74%
  • 2022年10月8日 星期六

甘蕎因 - 你有份嗎?|鏞融芯語

正所謂吊頸都要唞氣!第五波疫情把香港人嚇得又苦又悶,無病都變有病。當上周政府宣佈多項放寬措施,大家都有種「放監」的感覺,朋友更嚷着要訂四月份的餐廳,大吃大喝來個大解放,彷彿將每日徘徊於高位的確診數字拋諸腦後。

新一輪公佈的措施中,一萬元臨時失業支援計劃最為人關注,申請人士需在去年第四季期間曾至少一個月在港受僱,月薪介乎二千七百元至三萬元,提交申請前連續三十天失業。這對大部份有工開的人士可能事不關己,但我作為飲食業僱主,因與伙計有關,故此也特別留意此措施的各項細節。

此類資助,對於很多失業者來說是佳音。今次政府在條款上花上心思,不過所有制度都總難兩全其美;有人應得而不得,不應得而又受惠。尤其近月因失去長工,而在過去三十天仍自力更生,辛辛苦苦「炒散」幾天的打工仔來說,理應得到支援,但就未必符合資格,有需要而又無法受惠的一群。

相反,有些人則會濫用這條款。去年我曾在專欄提到食肆生意暢旺,飲食業嚴重缺人,很多人寧願炒散工以賺取比全職更高的薪金,時薪在一百至一百八十元不等;還要求收現金,以避免供強積金又不用報稅,當時來說可算是打工皇帝唔憂做;而這些飲食業工友此時卻對外哭訴大半年都失業,索性「躺平」去申請援助金。

另外有些例子即是在停薪留職期間,到別的公司做兼職,利用首六十天不用報強積金的空窗期去作出臨時失業支援的申請。甚或有些人改在公園做私人健身教練或提供網上服務,收入每次可達現金四、 五千元,而他們卻也名正言順去申請援助,這確實有失公平。

我們在第五波疫情期間也咬緊牙關照常營業,但因應情況改行精英制,部分非必要崗位的夥計則需暫時停工或縮短工時。作為僱主,這幾天也協助他們準備文件,讓應得的他們可以拿到一些援助,渡過艱難的日子。

雖然後來政府表示若失業者炒散兼收現金者也可嘗試申請,當局會從寬處理;但希望政府能審慎把關,一旦太過寬鬆開了綠燈,怕有人鑽空子取資助,免得被人濫用;讓有真正需要的打工仔納入資助,做到急市民所急。
鏞記酒家行政總裁
甘蕎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