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8º
  • 90%
  • 2022年8月17日 星期三

甘蕎因 - 長洲禮舫(下)|鏞融芯語

上回提到,父親與長洲漁商和漁民朋友合資的「長洲禮舫」於一九八三年開業。兒時明明聽到人家稱之為「歌堂躉」、「畫舫」等,現在人人卻叫海鮮舫,但我們的則是「禮舫」;到底為甚麼呢?

父親解釋說,一般的海鮮舫主力做遊客生意,所以較着重內部裝潢,到處可見雕龍雕鳳。相反,長洲禮舫則主要做漁民生意,整體設計及裝修以實用性為主。

長洲禮舫的規模雖然不及珍寶海鮮舫,船上亦設有龍鳳禮堂,專讓賓客進行各類宴會,如婚宴、壽宴、彌月酒、社團慶典、商會團拜等。內部是典型的中式酒樓設計,船身外圍是行人通道,有紅白兩色的中式扶手,牆身亦畫上紅、黃、綠色的花卉圖案;頂層則不對外開放。

禮舫主要做晚宴,兩層用餐區共可招待三、 四百人。有別於海鮮舫的海鮮餐,因漁民平日以海鮮為主糧,所以喜慶日子則改以「雞鵝鴨」上枱,每圍一般消費大約八百至一千元。此外,不時也有漁民「來料加工」,有些艇家更會在禮舫請客食飯。

經營三年後的一個晚上,禮舫卻遭遇不測。話說禮舫每年都會按政府牌照規定,拖到青衣島的船廠「上排」清潔,清理期間意外着火,禮舫上層全部付諸一炬,下層亦燒了一半,得番個殼。

後發現原來此火警不被列入保險範圍,為免與工程公司對簿公堂,遂接受其小量同情金賠償,但禮舫已返魂乏術,決定讓長洲禮舫完成其歷史任務。父親亦極感之可惜,非常遺憾無法再經營。

長洲本是一個平靜的漁村,當年尚未有旅發局大力推廣的長洲「飄色」、佛誕「搶包山」等節目,因此禮舫亦成為長洲的一個標誌,這地方就變成了我們家族三代同堂的周末一大節目。細心的爺爺,為方便我們出入長洲及在村內四處走動,他特意買了一間度假屋給我們留宿。除嘆海鮮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長洲學懂搭單車,更四處探索一番,我亦經常在禮舫上跑來跑去,不亦樂乎,十分難忘。

上周驚聞,珍寶海鮮舫被拖往別處維修時,船身入水幾乎沉沒,覺得非常可惜。盛極一時的珍寶海鮮舫,正式走入歷史,難免唏噓,也勾起當年痛失禮舫的前塵往事。
鏞記酒家行政總裁
甘蕎因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