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羽仁周記——特朗普跟足劇本打伊朗

  今年開局,港股首日急升,翌日跟住美股造好開市爆上,一度飆過339點見過28883點,創去年7月4日以來最高,但二萬九關阻力不簡單,借住中東局勢不穩,大市好快倒插,恒指收造28451點,回吐92點,但全周仍升226點,已是連續第五個星期錄得上揚;國指收造11253點。相比下,內地股市表現同樣不弱,上證指數最後一個交易日雖然中止三日連升,收報3083點,回吐0.05%,全周累升2.6%,而且是連升六個星期;深成指數收報10656點。

共和黨要向軍火商交功課

  美軍炸死伊朗伊斯蘭革命衞隊聖城軍總司令使杜指周五低開315點,其後跌幅擴大至368點,收市仍跌233點或0.81%,報28,634點,創一個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標指及納指均曾急跌超過1%,標指收跌0.71%,報3,234點;納指收跌0.79%,報9,020點。杜指一周累跌0.04%,扭轉過去三周升勢;納指升0.16%,為連續第四周上升;標普指數跌0.17%。

  市場憂慮中東局勢影響石油供應,倫敦布蘭特3月期油及紐約期油早段最多抽升約4.8%,收市分別升3.6%及3.1%,每桶報68.6美元及63.05美元。布蘭特期油最高見69.50美元,逼近70美元大關,紐約期油最高見64.09美元。市場憂慮中東局勢影響石油供應,倫敦布蘭特3月期油及紐約期油早段最多抽升約4.8%,收市分別升3.6%及3.1%,每桶報68.6美元及63.05美元。布蘭特期油最高見69.5美元,逼近70美元大關,紐約期油最高見64.09美元。油股、金股上周五已經逆市有表現,中資三桶油去年跑輸大市,現在油價話上望80美元,令醜股翻身機會再上升。

  上周五港股升後回吐,解釋係伊拉克近日爆發反美示威,局勢日趨緊張,傳美國在伊拉克發動空襲行動,成為大市回調原因,但中環茶友認為這是按照特朗普競選連任的劇本發展,共和黨總統爭取連任,最喜歡對外用兵,最令人難忘係老布殊喺選舉前大半年發動「沙漠風暴」,狂炸伊拉克。共和黨一向係軍火商老友,特朗普要爭取他們支持,點可以唔燒點煙花,所以搵伊朗祭旗就正常不過。

股民食胡大市趁勢回吐

  美國目前經濟勢頭強勁,特朗普不怕中東戰火推高油價影響消費,出兵既可以向軍火商交代,又可以攞威。伊朗長期被美國杯葛,反撲力度美國心中有數,斷估搞不出大事。港股借勢回吐,反而係因為人心仍然虛弱,低位反彈了不少,股民有點畏高症,特別係美股大力爆上,難免有位高勢危的憂慮,喺周末前大家就先行食胡。自中美談判逐漸平靜,港股有拾級而上嘅味道,內地下個星期正式降準,跟住1月15日中美正式簽約,理論上除非美股大幅調整,否則這個日子前應該都係股市維穩期。

  中美貿易談判擾攘成年,很多出口股份都受壓。現時兩國關係稍為和緩,又有無相關股份可以博反彈呢?中環茶友早前提過工業股建滔集團(148),公司旗下公司做線路板。自兩國話簽協議後,股價冉冉上升至25.3元。另一隻有相似表現的是信義玻璃(868)。

  信義玻璃個案比建滔特別,早前一如不少內地公司成為沽空機構的目標。據沽空機構GMT去年6月曾經質疑,指未有證據證明信義玻璃有能力將內地的資金調動至香港作派息用途,懷疑信義玻璃的派息全部透過發行港元債融資,以及在境外出售資產支付。報告仲話信義玻璃月中以折讓9.2%的配售價減持信義光能(968)3.14億股,套現近12億元,舉動令人大感意外,更指控信玻或存在其他欺詐行為,例如現金流造假等,該公司曾多次透過電郵向信玻要求作出解釋,但不獲回覆。

  面對質疑,信義玻璃否認指控,公司股價因此一度受壓,但之後回穩,事件亦不了了之。在狙擊事件後,信義玻璃曾跌近8元水平,近月已經升破舊價,上周更升抵10.42元。

短炒貿戰下注工業股

  信義以生產浮法玻璃為主,早已是內地最大的玻璃生產商,過去幾年盈利都有增長。公司近年開始致力開拓海外市場,美國對中國產品增加關稅,對集團入口美國的玻璃都有影打擊。不過,管理層透露內地對美出口關稅上調至25%後,集團上半年北美銷售業績不減反增,集團汽車玻璃業務無懼貿易戰影響。由於美當地同業供應商較少,對美出口關稅將成功轉予集團客戶,未見對集團業務發展有明顯影響。根據公司公佈截至2019年06月30日止六個月中期業績,股東應佔溢利為21.2億港元,同比增幅5.8%,似乎未受加關稅的重大影響。

  信義玻璃被狙擊大難不死,遇到中美貿易戰又能夠捱得過去,聽落似乎相當神奇,這類工業股表現很受經營策略影響,投資風險相對高。以現價計市盈率略低於10倍,息率有近5厘,茶友覺得估值不算太便宜,如果想短炒貿易協議的好消息,宜作短線的投機對象。

守門銅獅焚身 滙豐總部難搬

獅子銅像上個星期被燒,好多中環人都無眼睇。最近好多喺美國掛牌的中國概念股回歸香港上市。投資者本來期望滙豐都會考慮將總部搬返香港,現在連總行隻銅獅都火燒身,獅子銀行又點敢搬返來?

被燒銅獅屬第二代

滙豐經常被人䁥稱獅子銀行,其代表性可想而知,這兩雙銅獅造型不同,都以滙豐大班姓名命名,左邊張開大口的叫「史提芬Stephen」,而右邊合口的叫「施迪Stitt」,以紀念20年代出任香港總司理的史提芬(A. G. Stephen)及當時上海分行總經理施迪(G. H. Stitt),現在已有幾代的複製品。今次被燒的銅像屬第二代,為1935年上海總行兩隻第一代守門獅子的複製品,84年前已擺放在現址。

第三代的獅子,則位於英國倫敦金絲雀碼頭(Canary Wharf, London)的滙豐集團新總部大廈門前;第四代複製品則在上海浦東發展銀行於1997年獲得前上海滙豐銀行大樓的使用權後,照原樣鑄造了兩尊新銅獅置放在原位。到了2009年10月,複製到第五代銅獅,選用香港滙豐總行大廈外的一對作藍本,這對銅獅現在按照傳統安放在滙豐中國總部、上海國金中心的滙豐銀行大樓外。

原件「史提芬」現今放在上海外灘的東方明珠廣播電視塔內的上海城市歷史發展陳列館中展覽。原件「施迪」則存放在上海市銀行博物館。看滙豐開到那裏,都會複製銅獅擺放,可見其吉祥物地位,這次被人放火焚身,其慘情只有日本仔淪陷時代可以比擬,有了這個經歷,你話叫滙豐大班由倫敦搬回香港,他們的答案可想而知。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