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羽仁周記——擘大眼爆股災

        全球投資市場上星期天翻地覆,油價低處未見低,金價先揚後挫,美股兩日跌到停市,個個都係殺人陷阱。港股收市後內地宣告穩定金融的降準,釋放5500億資金。各國央行先後出手救市,美股上周五勁彈1985點,估計除了因為特朗普出招外,假期前的平倉計數都提供了好大反彈動力,但這一輪的波幅殺人無數,已造成好大殺傷。月初金市開始出現異動,陸羽仁認為要提高警覺,以防變生肘腋,若當時沒有綁好安全帶,這一輪波動隨時就被震出局。

美國政府終於瞓醒

  美股大上大落,經歷周四1987年股災以來最黑暗的一天後,周五飆近10%,又創金融海嘯以來最大單日升幅。美股杜瓊斯指數上漲1985點,相當於9.4%,收23185點,標普、納斯達克指數漲幅相若。

  周五大反彈動力來自尾市時段,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美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釋出高達500億美元聯邦資金,還表示下周將有50萬套病毒檢測試劑應市,標普500能源指數升8.84%,加上表示將會基於儲備戰略考量,購入大量石油,以確保美國能源獨立,倫敦布蘭特原油和美國原油期貨結算價雙雙上漲,推動美股升至單日最高點。上周五四大指數全數收漲,但主要指數本周仍大幅下滑,杜指一周跌逾10%、標普和納指平均周跌逾8%,為自2月28日以來最差一周。

  特朗普及華府開動機器應對新病毒,他還不忘向商界送高帽,感謝許多美國企業領袖支持,美國FDA已授權瑞士藥廠羅氏ADR提供更快的篩檢測試、他還感謝Google建立快篩資訊網站,食品零售商沃爾瑪、Target百貨援助,這些公司股價平均飆漲逾9%。由於美歐股市反彈,在美的港股ADR預示恒指周一高開129點,報24163點。

  美股二月份由牛轉熊,出現美國史上首次一周兩度短暫停板,連黃金都無法避險,金礦股今次都難逃一跌。金價周五大幅下插,主要係基金要應對客戶可能出現的贖回,於是拋售各類資產,於是連黃金都被質低,金礦股普遍都跌5%左右。美國投資市場已高度程式化,一有波動就會自動執行指令,產生連鎖效應。係外圍急插下,港股低開1789點至22519,創2017年1月9日以來最低,相信不少都是來自斬倉盤。午後受20國集團表態撐市,及美國杜指期貨反彈的影響下,恒指跌幅急縮,曾僅跌124點。「黑色星期五」收市單日跌276點,造24032,只是過程已經是驚濤駭浪,最後力保二萬四大關。全周計,恒指瀉2113點或8%,創逾兩年以來最大單周跌幅。

  華爾街疫潮風暴推低全球資產市場,有點是「擘大眼瀨尿」,慢溜式進入跌市。今次美股爆煲是雙重打擊,先是沙特與俄羅斯的油價戰,繼而有本土大爆疫。當新冠肺炎在內地境外爆發時,美國官員態度有點風涼,認為對美國經濟不會造成衝擊,這個時候其實疫情開始從其他國家進入美國。從武漢的經驗,可以知道這種病毒感染力強,必須在開始初期就大力截斷人流,才有機會斬斷傳播鏈。美國官員這種心態,正正輕易讓防控的短暫窗口溜走。從明星、球員先後染疫,就算世衛不公佈,全世界都知道大流行已經出現了。上周末美國官員似乎開始瞓醒,應對轉趨積極,強調未來兩個月是抗疫關鍵,只是力度似乎還嫌不夠勁,換言之短期內情況仍然繼續吃緊。

中央出招前先平倉

  沙俄大打油市減價戰是跌市另一根源,這場大龍鳳主要源自全球經濟放緩影響需求,加上頁岩油公司侵入市場,中國疫情削弱需求,間接產生了油價急挫的蝴蝶效應,這就有點想像不及。如果美國能夠成功防控新冠肺炎,對紓緩油價下滑應有正面作用,但美國陷入衰退危機,要阻止油價下跌的難度增加。除非美國能夠協調盟友沙特,否則油價衝擊短期不易消散。

  油價下跌對減低生產成本應該係好事,為何美股會受累大跌呢?最直接解釋美國現在已從昔日的用油大國變成產油大國,油價下跌會對美國石油公司造成衝擊。更加重要係美國不少頁岩油公司都係發行債券融資。今年初,已有專家對美國垃圾債券市場發出警告,擔心大量發債會造成還款危機,美國頁岩油公司生產成本每桶在3、40美元一桶,現在油價已跌破他們生產成本,市場會擔心觸發債務違約,導致金融危機。

  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了爭取連任,大力催谷經濟同股市,本來一切順風順水,連任機會極濃,但一場流行病就成為他施政能力的嚴峻考驗。本來催谷得好旺的經濟忽然逆轉,就瓣瓣都發生問題,政敵在明裏暗裏勾腳,令到政經環境變得反覆,各國都要積極應對。在港股休市後,內地宣告降準,達到考核標準的銀行定向降準0.5至1個百分點,人行預期,此次定向降準釋放長期資金5500億元,其中對達到考核標準的銀行釋放長期資金4000億元,對符合條件的股份制商業銀行再額外定向降準,釋放長期資金1500億元。今次定向降準除增加銀行支持實體經濟的穩定資金來源,每年還可直接降低相關銀行付息成本約85億元,通過銀行傳導有利於促進降低小微、民營企業貸款實際利率,直接支持實體經濟,降低社會融資實際成本。

  人行在宣佈降準時重申,不搞大水漫灌,要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為高質量發展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以中央還有減息等不同政策工具可以運用,降準不算是超大動作,還保留了一些後着可供應用,反映領導層對大環境的研判。港股在周末收市前跌幅明顯收窄,應該都係大戶預期中央好大機會在假期出招,故此先行些淡倉鎖定利潤,估計後市仍然會有波動。上周大市急插時,熱門股好似平保(2318)低見74.35元,收市見番80.4元,若然夠膽平撈,單日已可食胡,因此中環茶友議論,現在是否可以入市執平貨?

夠膽接刀撈中有獎

  好似上周五的市況,沽得最急時拋貨可能係斬倉或有需要逼賣套現,不計價拋售自然有筍價出現,這個時候夠膽接跌下來的利刀,接刀當然有獎。不過,周五港股大奇蹟日有平淡倉的因素,買盤過後如果疫情仍然嚴峻,後市還有再試底的機會,接刀身手差小小就會損手,所以要睇自己武功,如果自己內功高,底子厚,捱打三幾槌都無問題,短撈有利就食胡,無利有力長揸,接力當然可以玩,總之好股現在股價雖然不貴,但投資始終要量力而為。

工商樓陷嚴冬 吳永嘉

籲撤辣

  本地經濟勢必持續踏入第三季度的衰退,環境日趨嚴峻下,聽聞銀行開始收遮,作為商界代表的經民聯提出要減辣,工商界議員吳永嘉都提出,住宅物業物業可以不減辣,但非工商物業好似寫字樓、商舖是否可以諗呢?

  吳永嘉話,只係工商樓撤辣,可以避免影響到民生,又可以增加商界財務上的彈性。他說,幾年前商業物業市道暢旺,最後一樣納入限制範圍。吳議員說,近年商舖租金回落,炒風不再。寫字樓供應又開始增加,現時撤辣相信對租售影響不大。

  吳議員話,就算《預算案》有寬減,政府又推出貸款保證計劃,但幫到的始終有限,現在最重要是怎樣有現金流。讓非住宅物業鬆綁,對於過去幾年買了樓的商界來說,都算多了一個選擇。

  最近,工商物業市場都係淡風遍吹,上星期尖沙咀彌敦道栢麗大道64號舖,面積766方呎,新近以4000萬元易手,報道話,原業主於2010年以約6800萬元購入該舖,是次轉手帳面蝕2800萬元或41%,連雜費等估計實蝕逾3000萬元,創本港舖位蝕讓額最高紀錄。該舖前租戶為龍記鐘錶珠寶,月租9萬元,近期租務飽受社運影響,有行內人形容賣得出已經算好。在這個環境下,近兩年入貨的業主若想套現還要交辣稅,真係情何以堪!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