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羽仁周記——28日撤限嚇親商界

  港股上星期在24000點徘徊,恒指收市報23831點,恒指連續3個交易日收市未能站穩24000大關,全周則跌548點。國指收報9661點。即月期指收跌157點或0.65%,報23834點。

大風打沉OK林

  美股同樣喺反彈後搵緊方向,周五華爾街造好,三項主要指數都升逾1%,至一個星期最高,杜瓊斯工業平均指數收升260點,報23775點,標普500指數上漲38點,報2836點,納斯達克指數上漲139點,報8634點。總結一個星期美股仍然要跌,杜指跌1.9%,標普500指數跌1.3%,納指跌近0.2%。結束連續兩周的升勢。

  全球股市經歷爆發的恐慌、指數大插後,上星期焦點落在負油價之上。大宗商品市場從來都係殺人陷阱,但因為芝加哥期交所改了油價結算出現負數,變成殺人陷阱,相信好多老手都無想過。油價暴挫下新加坡石油巨企興隆集團觸礁,興隆集團老闆在當地有OK林的花名,皆因要在當地做石油必須要他OK,由此可知他的影響力。

  新加坡煉油業執亞洲牛耳,結果難逃在巨浪中翻船,可知大宗商品交易的風險。陸羽仁最近翻閱《郭鶴年自傳》,郭鶴年有糖王稱號,在期糖市場翻雲覆雨,他在自傳披露在1964年沾手期糖交易,直至九十年代未逢敵手。他的致勝秘笈是從不看圖表,而是憑直覺加市場資訊。雖然糖王在期市是長勝將軍,但亦自言自大量高材生加入行業和科技化後,比賽場地就變得非常濕滑。

  從糖王夫子自道,說明期貨市場的凶險。上星期期油跌到負數,輸家要上身,若然投機者覺得每桶1美元的期油輸極有限,大舉掃入,咁就隨時一鋪清袋。現貨期油被人質到負37美元一桶咁誇張,恐慌源頭係石油儲存設施因為供過於求快將爆滿。呢個現象從側面睇解釋了點解美國總統特朗普要急急解除封城令,盡早重新激活經濟。

負油價反映停擺犧牲大

  今年係美國大選年,油商同軍火商係共和黨傳統金主,俄羅斯同沙特打油價戰,特朗普奈何不了普京,但油價係咁插,特朗普點向金主交代。好多人以為民主社會選民至大,但美國選舉係要花費大量金錢,無錢根本無得玩,所以實情係金市至大。油價現在因為經濟停擺如雪上加霜,就算美國疫情點爆,特朗普都要出力扶持油價,重啟經濟能否達成都好,講了至少就可以交代,撐住油市、股市,仍係特朗普競選首要政綱,比抗疫的優次更加重要。

  同美國急於重啟經濟比,香港可以話係淡定過底,雖然本地多日零感染,但多項社交限制仍然維持。更加驚人的是,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放風,話寬限一個標準係二十八日無本地爆發。不少商界人士一聽就成個彈起,質疑局長的標準有何科學根據。

  現時由外地返港人士,隔離時間係14日,這是根據新冠肺炎潛伏期大約兩個星期訂出,基本上這已是很安全的標準,但陳肇始突然拋出個28日的標準,不知從何而來。理論上病毒運作不是按星期計,突然把標準由2個星期加長一倍,但無科學解釋,似乎係斷估無痛苦。至於她講到寬限要考慮外地疫情,如果本地不放寬外地人來港,只係放寬限令等,讓市民塘水滾塘魚,搞番活小小本地經濟,又同外地疫情有甚麼關連呢?

寧寬勿緊不是無代價

  中環茶友話,抗疫至今政府表現相對好,但主要係港人自覺做足防備,不過現在政府就有小小頭大,好似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就預告定失業率不會超過5%。高官們或者以為政府派3000億元就可以解決全部問題。實際上香港一季生產總7000億元,政府3000億元只係頂到個零月。商界質疑係如果14日已經係安全,每多1日的經濟損失有無考慮?有人會話,抗疫寧緊勿寬,但無謂咁限制多幾日,不等如再爆疫機會細了;相反,一旦再有疫情出現,是否又用28日的標準重新再來?如果話疫症有可能要拖多半年,政府的退出策略有無全盤考慮長期戰略同撤回安排?

  上個星期,經營海港城等大場的九龍倉置業(1997)發出盈警,預告會轉盈為虧。九龍倉置業是全港最旺的商場業主,生意都咁環境,其他商戶水深火熱可想而知。茶友話,陳肇始的說法已惹起爭議,漠視民生得有點「何不食肉糜」。當疫情有反覆社會的聲音或許不大,但當疫情保持平穩,這種耗花大錢過度保險的想法就會引起批評,屆時政府不想辛辛苦苦撈回來的一點民望就此失去,有可能就會讓寧緊莫寬的保守思維損耗,當公眾覺得代價愈來愈大,未來爭取寬限的聲音恐怕不是這樣容易頂住,港股特別是消費零售股有可能就會跟住政策波動去炒作。



馬時亨辭教大主席又有預兆?

  繼早前任滿港鐵主席走人後,做緊教育大學校董會主席馬時亨以個人理由,再度不接受續任三年,會留任至今年底。馬時亨在港鐵期間幫手拆紅磡月台短鋼筋的炸彈,本來以為已經好大件事,點知後來搞到黑衣人日日破壞,港鐵股價跟住見頂,大家都話馬時亨好似未卜先知,所以今次提早走人,又引起外界好奇。中環茶友就聽聞,馬時亨聲稱想多點時間湊孫,故此拒絕長期續任教大公職。

  馬時亨一早上岸,做不做公職老早無所謂,這次他婉拒之餘,但同時透露未來希望專注學生的品格教育,將會出任「品格教育協會」主席,走入小學推動品格教育,幫助下一代在學業成績以外建立良好品格,似乎湊孫應該用不完他所有時間。

  馬時亨仲話,去年反修例期間,有大學生向校長撒溪錢,或是謾罵師長感到心痛,覺得現在學生不重視尊師重道,由於協會須籌募捐款,擔心角色混淆,最終推卻續任三年。

  馬時亨上次獲政府邀請續任三年,他只係答應留任至找到行政總裁人選,有流傳這是有高人指點。至於擔任教大主席期間,正值社會運動如火如荼的時間,幸好教大位置偏遠,沒有發生如理大的嚴重事故,不過,教大師生期間都有出位行為,最近港台《左右紅藍綠》被人投訴成立的一集,主講者就來自教大,當中的言論在今次事件後惹起廣泛關注,由此可見,如今大學校董會位置,任何一個都是三煞位。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