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羽仁周記——港交所前景不在於李小加

  中美為疫情燒完一輪嘴炮後,兩個貿易代表上周末重新接觸,帶動投資氣氛在周末好轉。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應約,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以及財政部長努欽通話。雙方表示應加強宏觀經濟和公共衛生合作,努力為中美首階段貿易協議的落實,創造有利氛圍和條件,推動取得積極成效。兩國緊張關係出現降溫跡象,恒指收報24230點,單日上揚249點,但全周累降413點。港股交投仍未破千億元,成交總額968億元。

口水戰降溫利好大市氣氛

  承接口水戰降溫,加上美國加快重啟經濟,市場預期美國就業市場下半年有所改善,美股造好,杜指尾段加速向上,杜指上周五收報24331點,升455點;標普500指數收報2929點,升48點;納指收報9121點,升141點。納指一周飆6%,杜指、標指分別累升1.9%、3.5%。

  外圍疫情仍然反覆,但股市就搶先造好,當中科技股仍然強勢,納指升幅超過杜指、標指,資金同樣繼續追捧新經濟股,周三公佈季績的騰訊獲高盛看好,事前上調目標價至494元,上周五股價升2.7%,收報418.2元,貢獻大市73點升幅。小米(1810)五一銷售暢旺,提振股價,單日炒高8%收報11.2元;易帥的閱文(772)同樣急彈8%,可見在利好氣氛下資金找不同理由炒作這個板塊。另外,過去兩日商場人流增,商場股有機會炒一炒落後。

  除了疫情發展,中環茶友最有興趣的新聞是上星期港交所(388)宣佈業績,行政總裁李小加約滿後不會續任。消息公佈日港交所股價下插逾2%,上周五再跌1.5%,大家視換人為利淡消息。茶友笑言,香港是全球股市三大中心,這個地位係因為香港特殊的政經地位,與任何個人關係都不大,正是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沒有理由因為一個人的去留就會有變化。

睇阿爺政策遠多過睇個人

  李小加任內,成功推動中港股市互聯互動,又搞了同股不同權、未盈利的醫療股開始上市,增加了港交所的業務機會,不能說沒有貢獻。不過,茶友話這些工作都係因勢利導,看中央開放滬港通後又開通滬倫通等,足見互聯互通是國策。正如當年沙士後先給予香港自由行,然後內地人就陸續可以到世界各國旅行,讓香港飲頭啖湯是中央的方針,分別只係落實執行細節怎樣做和做得好不好。從這個邏輯,港交所前景不是繫於任何個人,而是繫於中央,包括阿爺對香港的政策,以及和美國的關係,所以大家要關心的是阿爺對香港點樣,不是睇阿李的去向。

  茶友話,中央政策可鬆可緊,好似小米以同股不同權方式上市,內地是否納入滬港通名單,就影響資金流向。未來左右港交所股價好淡一大因素,是中概股回流的快慢和大小。中美局勢若然不穩,中央若然鼓勵中概股回流,這樣港交所就會多點生意。

真正有升浪上任前已結束

  睇番港交所股價,公司真正爆炸式上升期是2007年11月前,當時股價由2000年掛牌不足10元一直反覆上升,用了7年時間攀升到2007年尾的265元。當時大好友興奮高呼會見500元,結果這個目標到現在都未出現,反而喺歡呼聲中插低,去到2008年金融海嘯最低見過65元。2009年李小加接任行政總裁時,港交所股價大約係130元左右,處於金融海嘯後的回彈過程中,之後公司股價出現過幾次小高峰,第一個是他上任差不多6年後的2015年中,股價觸及293元,稍為突破歷史峰頂,然後回落等了2年衝抵308元新高水平,之後就維持在200至280元之間幾度浮沉。

  港交所的走勢基本上是香港股市發展的寫照,股價最大利好是掛牌初期陸續反映公司作為股市獨家經營者的巨大紅利,加上以H股引入中移動等大國企的利好作用,股價不斷造好以反映無盡的前景,浪頭直至2007年結束,代表香港股市高速發展的年代完結。隨著市場成熟和內地股市出來和香港競爭,李小加年代基本沒有任何重大舉措,足以再開闢新的增長年代。以中國目前逐步進入小康社會,增長速度放緩,港交所未來能夠保持合理增長已經不錯了,這不是李小加或任何人可以改變的,所以說港交所股價下跌是因為人事變動,不如說是這一輪反彈後的正常調整。

  未來由於全球放水,市場預計遲早會出現資產膨脹潮,這對資產交易中介人是有利的。不過,本地的股市交投和新公司上市,在疫潮中受到的打擊不嚴重,港交所股價回落不多。現時公司市盈率32倍,派息率2.7厘,估值遠高於大市平均,反映公司盈利質素較佳的條件,所以除非見到有特別利好的政策出台,否則股價主要都是跟隨市況上下波動。真正想有突破,恐怕要等疫情穩定,大放水推動資產價格的升浪湧至,才有機會試攀高峰。



發展商捉心理 拒新盤大劈價

  疫情紓緩,不但逛街吃飯鬆綁,發展商部署開盤的消息開始出現,不過暫時仲未聽到有真正大劈價的消息,更遑論沙士價。

  何謂沙士價呢?當年沙士後發展商賣樓,隨行就市劈價,平賣的幅度也十分驚人。電訊盈科的數碼港貝沙灣發展商急於套現,首批540伙單位,發展商當年豪洗5000萬廣告費,吸引4萬人睇樓,開盤首個周末假期,兩日僅售出三十伙,最低即供呎價只要3900元。

  市區豪宅大平賣,新界樓更加賤過地底泥,天水圍嘉湖山莊沙士時期呎價跌到1300元,搞到屋苑內極多負資產業主。重災區九龍灣淘大花園,當年最平到底賣幾錢?O座中層1室,356方呎兩房戶,03年5月僅售50萬元,為最低紀錄。

  沙士後發展商要錢不要貨,當時將軍澳區的南豐廣場,最平單位只需九十多萬元。差不多時間,恒基推出市區的港灣豪庭更加推出一口價賣樓,發展商推出百多個單位,全部訂價一百二十八萬元。這些單位全部都是兩房,樓層屬於中高層。

  與沙士價無底線相比,現時發展商的「低開」,可能只是比之前的售價平10%,而且是質素比較差的單位。有測量界指出,今年發展商要出售的單位有1.5至2萬個左右,在經濟轉弱下本來供應不算少,但由於買家多年來習慣樓宇供不應求,於是樓價一跌就紛紛入市,這種心理自然有利發展商盡量不減價。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