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羽仁周記——股市有保母 密食當三番

        上星期全球股市相當驚心動魄,美股在納指迭創新高帶動大幅反彈後,突然爆出黑色星期四,單日大跌1861點,場面相當驚嚇,周五出現反彈,指數仍然相當波動。有玩開美股的本地炒家話,美股經過月前大插穿了杜指20000點反彈,走勢上出現第一隻「腳」,跟住去到近27000點,技術上應該要回落,再造第二隻「腳」。通常第二隻腳應該無第一隻腳插得咁深,上周大跌係走勢上仍算合理波動範圍。

杜指走勢上周出現第二隻腳

  杜指繼周四急挫後,周五早段強力反彈,杜指一度大升800點報25927點,升幅達3.1%,納指升2.6%,標指亦升2.5%。大市其後又倒跌數十點,波幅逾800點,尾市收升477點,報25605.54,升幅達1.9% ; 納指收報9588.81,升96.08,升幅為1.01%; 標指收報3037.52,升35.42,升幅為1.18%,初步形成第二隻「腳」。

  港股在回調中走勢就跑在美股之前,在黑色星期四先跌逾500點,翌日跌幅反而溫和,恒指早段曾急挫585點見23895低位後,見到美股期貨亞洲時段反彈,最後成功收復24000點,收造24301,單日下滑178點,全周則跌468點,結束兩周連升。要留意《國安法》出台前後,大市仍有下插機會。

  美國大冧市是上星期最熱門話題,同樣受談論係政府動用公帑入股國泰航空(0293),兩者風馬牛不相及,但中間有個共同點,就係最後可能都係想政府出手打救。華爾街股市在聯儲局開會前大力炒上,會後儲局表明兩年內不加息,但基金大戶仍然不滿意,杜指即時大插,原因係央行無出新招,傳言中的負利率措施無出台,喺華爾街大插之後,政府大為緊張,即刻表示會考慮再派現金,實行再「啪」止痛藥。以前美英以資本主義大國自居,主張市場經濟,認為無形之手比有形之手更加有效分配資源,但在政客擔心衰退和失業,無形之手不斷讓路給有形之手,基金大戶看準政府這是政府軟肋,於是不斷要求用帑穩定市場,令資產價格不斷膨脹。

有形之手阻人執平貨

  美英政府放水撐經濟,當中包括支持航空業,特區政府有樣學樣,透過認購優先股同認股證注資,加上提供貸款協助國泰渡過難關。如果不是有政府出手,相信結果有兩個,一是國泰要低價發股融資,現有股權被大幅攤薄,二是新買家強勢入市,與太古共管國泰。

  有財金猛人說,太古集團係同政府關係密切的英資財團,回歸前太古大班可以空降到政府做財爺。不過,回歸以來太古都差點出事,九七亞洲金融風暴時,太古高價取得將軍澳維景灣畔的發展權,加上其他業務負債急升,在環境最惡劣時,曾經有華資財團考慮出手狙擊,但因為太古有AB股的股權結構,所以沒有出手。這一次就輪到國泰出事,國泰在疫潮前已因為期油對沖加上社會運動業績滑落,再加上收購了香港快運,整間公司的財務處於弱勢,再經世紀疫情一擊,就差點被巨浪打沉。

  現在政府入股,可以避免本地航空公司控制權可能落入外資手上,同時以入股條件,相信未來賺錢離場的機會都幾大,可謂兩得其所,只係想執貨的財團,就失去了大好機會。這個結果令人想起股神巴菲特,巴菲特在上次金融海嘯,以筍價入股高盛等財政出現問題的公司,結果滿載而歸。這次他在美英停運時反手沽清手上的航空股,想不到政府出手救援,令幾間航空公司的股價大幅炒上,雖然這些航空股彈完或者會再插過,但現在就已令股神大為無面。這種結果或多或少都係因為有形之手入市搞局產生的結果,由於政府不斷出招托市救公司,所以至今為止,股神都一直無辦法大手掃入平貨。

危機速控難食大茶飯

  上次金融海嘯,開了有形之手干預的先例,今次世紀疫潮,政府出手更加不假思索,投入資源更加巨量,形成了市場的新常態。本來,如果沒有政府出手,太古可能不是現在11供7每股作價4.68元,而是一供3每股價作價3元,在大供股下股價大插,有銀彈的包銷商或大戶可以大手承購,散戶都可以任執平貨。過去,股市相信森林規律,弱內強食,汰弱留強,市場波動大,跌得急,升得勁。現在政府做了股市保母,時時呵住,股市波幅減少,大跌的機會少、時間短,但這樣難以產生吞食了弱勢企業的強者,令市況容易變成大型上落市,危機迅速受制,投資者不易食到大茶飯,就要改變策略密食當三番了。

買網易無下文 有線與千億巨企擦身而過

  網易(9999)來港上市,不少散戶都有捧場。發行新股後,公司市值達到四千億元,大家可能沒有想過,現時市值只有不足網易千分之一的有線寬頻(1097),曾經有機會成為這間千億巨企的大股東。

  這個說法不是「吹水」,而是出自權威的《華爾街日報》報道。在二千年科網股泡沫爆裂後,網易因為不斷燒錢,擔心無以為繼,考慮以僅僅高於其現金持有量的價格出售。當時網易創始人、也是網易的最大股東丁磊已原則上同意出售公司給i-cable。

  丁磊當時願意賣仔,而且價錢不貴,傳言作價8500萬美元,他願意大平賣一來是因為公司要不斷燒錢,必須找個大靠山,由九倉擁有的有線寬頻符合這個條件。再者,就是當時管理層之間意見分歧。不過,當時有部份市場人士並不看好這個交易,認為他們看不到此次行為在短期內為有線寬頻帶來的好處,大平賣也反映投資者對其市場前景並不看好,估計網易的盈利時間表還將拖延。對於報道,有線當時回應是市場傳聞,最後交易也沒有落實。如果當時大家有洽談而拉倒的話,有線與千億元的獲利機會就真的是擦身而過。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