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羽仁周記——防疫漏招 股民找數

        7月份港股開局良好,在大成交下指數一度飆升,但中段形勢轉差,上個星期中美關係日益緊張,港股連續兩日大插過千點,兩個互相駁火,資金面對不明朗風險胃納增加,市場擔心擦槍走火,攬炒風險持續增加,美股杜指收跌182點,見26469點,跌幅達0.68%,標普指數則跌20點,跌幅為0.62%,收報3215點,以科技股為主的納斯達克指數,更跌98點,跌幅為0.94%,收報10363點。

  港股連續兩日大跌後夜期回升,中段反彈99點,見24784點,高水79點。本周焦點之一,就是有港版「納斯達克」之稱的科技指數登場。香港掛牌的科企借消息在月中大炒,但上周高位急回,這樣反而減少開檔就炒過籠的風險。

金價升見1900美元

  在地緣政治緊張下,憂慮經濟下滑,聯儲局要不斷放水,美元匯價偏軟,金價不斷上升,紐約期金昨晚曾見每盎司1900美元,升超過10美元,升幅約0.5%,整個投資市場氣氛在天災人禍威脅下氣氛持續緊張。

  本來內地「三桶油」宣佈把油氣管道出售合組新公司落實,市場憧憬套現後會派發特別息,石油板塊表現明顯轉強,奈何遇著大圍氣氛轉弱,股價暫時無法反映賣產刺激。

  上周港股遭遇雙鬼拍門,中美關係持續惡化,兩國互相要求對方關閉大使館,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周遊列國,把中美角力講成意識形態之爭,市場擔心形成新冷戰,甚至變成地域性的熱戰。

  同一時間,本地疫情持續,市場憂慮政府可能要實施禁足令,令本地股市明顯受壓。由於疫情持續,樓市都開始有反應,屯門新盤開價緊貼市價,二手樓減價出貨增多,物業跌價由商舖、寫字樓,有可能擴散到住宅。在雙重夾擊下,一周計恒指累積下跌383點;國指累積跌122點,點數上看,大市跌幅不算太大,但本地股好多都創了一年新低。

本地藍籌重見沙士價

  本地股在跌市中傷上加傷,航空股國泰航空(293)低處未算低,上周收報5.56元,6月10號公司宣佈供股後股價一度急彈上10.4元,當時係逃生最佳窗口,這個時間無走,股價就基本上反覆下跌。國泰以每股4.68元的價錢,以11股供7股集資,除淨股價反覆跌近6元,上星期公司披露半年蝕了99億元,現時每月現金虧損減至15億元,資金流失好似倒水咁倒,相當嚇人,故此股價低處未算低。按照醫療界估計,疫苗可能要明年初才推出,國泰未來燒多100億元絕不出奇。受到航空業務拖累,母公司太古股價同樣迭創新低,太古A(019)上周穿破5月份跌浪底部40元,收報38.1元,對上一次出現這個水平的價位,可以回溯至2003年,當時正值沙士,換言之,太古係藍籌股中最快返回沙士價的一員。

  太古表現咁弱,除了航空業拖累,亦因為本地疫情翻爆,太古無論係旗下的商場或寫字樓都受好大影響,其他商場股好似九龍倉置業(1997)上周收報28元,已跌穿上個浪底的28.1元,表現如此疲弱,是市場見疫情持續無改善,在病人持續累積增多下,擔心萬一醫療體系承受不住,情況會急轉直下。九置在上月疫情好轉時,股價因為憧憬中港推動旅遊泡泡反彈上39元,現在大跌超過30%,這個變化真係有點意料之外。回頭一望,今次應付疫情香港比估計做得差,特別是在檢測監控之上,先後出現漏招。

  今次疫情翻爆,出現第三波傳播,源頭相信係豁免的機組人員同海員。最初醫護界經常把視線集中在內地來港人士,對其他地方注意力有點不足,後來疫情重現,政府做病毒排序先發覺好可能係機組人員同海員出事,但傳播源頭已經走漏咗。在這個情況下,本來可以學北京海鮮市場一樣,立即做小區隔離同區內全面檢測,不過,當時出現群體感染的公共屋邨只係採取自願性檢測,無強制全面檢疫。有人認為,這是人手和檢疫力不足。在7月頭疫情未擴散前,本地檢測能力根本連澳門都不如,事後醫學會會長話特首唔同,所以檢測能力唔同,呢句話無錯,因為如果係澳門特首,就會任由私醫反對,一早引入內地機構幫手檢測,進行排查。香港醫生勢力太大,政府不敢挑動利益,變成反應緩慢。

  本地醫療界自知檢測係弱項,沒有採取小區隔離的做法,改為倚靠控制社交控離,但這個做法間接好多,收效太慢,而且市民經過5、6月疫情好轉,出現「防疫疲勞」,要再收緊防線就唔容易。

倚賴社交限制代價高

  經過上星期本地感染連日突破100宗,加上係食肆、街市染疫的不明源頭個案增多,市面對疫情氣氛緊張起來,股市因為擔心要實施禁足令,令本地消費股同收租股急插,不過,本地醫療界的頑固態度仲係無變,主要仍然係靠不斷對社交活動加辣來擴疫,其他檢測上除了叫政府付費外,業界根本無諗過點樣大量增加應付能力。只係用擴大社交距離來斬斷傳播鏈,要承擔的經濟代價大,同時戳破了港式管理的神話,變成保護本地醫療界的代價就要全港市民負擔,股民付出的一份仲要好大O添。本地消費股同商場股因為疫情惡化尋底,短期氣氛相當差,未來走勢相信會同感染個案掛鈎。

  根據醫學界觀察,現時感染比例仍然維持1左右,即是一個病人大約感染1個人,最擔心係感染比例上升,咁就會令累積個案跳升得好快。另外就係要睇政府會否實施禁足令,以及限令有幾嚴。

  正路來說,在實施禁足令前,政府會先取消食肆堂食,這是另一個警號。現時消費股同商場股已不斷消化可能出現禁足令的消息,政府會業界憂心忡忡,重申不會隨便出辣招。政府昨日宣佈收緊海員入境規定,當局同醫療界事前擺明漏招,現在亡羊補牢,能否收效仍要觀察。只是本地股大部份已跌至疫潮以來低位,若然手頭有貨又無太大資金壓力,與其沽貨不如捱價守落去,至於是否應該低撈,就不妨留意住這些訊號決定策略。



呂志和千億身家 第一桶金靠賣小食

  嘉華集團主席呂志和近年創立呂志和獎,頒與能夠改善人類福祉的個人或團體。據估計,呂志和身家有154億美元,是千億級的超級富豪,但原來他的第一桶金,竟然來自賣小食。

  最近,嘉華集團的周刊特稿中披露,呂志和與美食家蔡瀾早前在名下酒店,品嚐他靠自創的「沙河粉馬仔」,撫今追昔,細說當年。

  呂志和說,「沙河粉馬仔」是他在抗戰時,因為無麵粉雞蛋做薩琪瑪,有次見到沙河粉乾,靈機一觸用大鐵鑊加沙爆炒,變成薄脆,加糖後變成馬仔一樣的甜食,結果大受歡迎。另外,他又賣過「炸糭」,做法是把米和綠豆用竹葉包好蒸熟,再切成三角形,炸好後出售,由於多了炸粉味道,所以特別吸引人。在年少時艱苦的歲月,他就憑賣小食維持生活,到日本戰敗時,積累的錢竟夠買一條街的房子。

  他創立的呂志和獎,曾經頒過給高產水稻專家袁隆平,袁隆平利用雜交改善稻米種子,增加產量,令有足夠糧食養活更多人。呂志和就話,做人最重要識變通,窮則變、變則通,做生意同科學發展,最後都後想造福人類。

陸羽仁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