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氏理論——騎師飲食步步為營

  開鑼前,最辛苦的圈內人可能是幾位重磅騎師。因為暑期內不必造磅而盡量爭取吃喝,並無長期節食,再加上並無出賽體力勞動,隨時可於三幾星期內的暑假增十磅,之後要減回這十磅反而吃力,除節食、運動之外,更要焗汗也。

  十多年前曾因「聚寶駒」關係,與潘頓吃過一次午餐及一次慶功宴,因午餐是於賽日前的三兩天,故他只吃了一隻蝦及一條菜,以及喝清水。慶功宴則是在沙田馬場,那是賽日後的晚上,他可有較正常吃喝。當年潘頓只是廿餘歲的小伙子已如是,目前年屆中年,真要更步步為營了。

  九十年代,澳門有位重磅巴拿馬騎師叫高威利,曾是兩三屆澳門冠軍,當時他已是重磅之人,最低騎一二七磅,掛靴後到美國練馬。一年後他回到澳門探訪,竟變成一個大肥人,至少有一百八十磅,即一年間重了四五十磅!

  月前因疫情影響,澳洲一些馬場曾將最低磅提升,只因為騎師欠操練而令體重上升,至上月起已回復正常了。

張福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