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氏理論——騎師譯名宜簡潔

  以前外國足球名將的中文譯名較簡單,如比利、告魯夫及白必圖,碧根鮑華已是長名,最長是卜比查爾頓,因為有兄長是積查爾頓也。但近年香港波經之外國球員譯名很多必長達六七字,因應同姓的太多,要再譯小名於前,因為足球員太多了,而不少外國都有大姓。

  相對騎師人數少得多,因此同姓機會不大了,往往同姓都可能是兄弟,即香港有告東尼及告大力(後來當練馬師才改為告達理),梁家俊及梁家偉。於外國,最多人知是魏德禮及魏達禮(初期有人譯為魏保羅),但由於譯名錯誤,九十年代英國騎師曉斯及侯理察是孖生兄弟,甚少港人會知了。基於編輯運作,外國騎師譯名要簡潔,最好是兩三個字,日本騎師則可能是兩字如武豐,因為他是姓武,人名最長也可能達五字了。

  近年港馬會譯外國騎師名,最失敗是出現高俊誠及杜俊誠二人太接近,原來是刻意用俊誠代表James,實質上杜俊誠最宜譯為J都爾,或許以前有一位英國騎師都爾才譯為杜俊誠吧。

張福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