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氏理論——騎師之苦在飲食

  奧運完了,英超即將開鑼,而香港馬季也密鑼緊鼓,雖然有個別洋練馬師於暑期回祖家一行,但與上季一樣,騎師無得外遊,都較早復課。對不少騎師而言,八月下旬最辛苦,不是晨操吃力,而是要減磅了。潘頓於六月下旬對老張說,極盼望歇暑,不止是身心休息,更要爭取機會享受美食,因為馬季內不止無美食,根本是盡量不多吃來維持體重。

  不少騎師有足夠定力抗拒美食,問題是吃不夠食物又如何有足夠體力策騎馬匹呢?這是兩難,其中一方法是一星期一兩天有正常飲食,到賽前一兩天用運動或焗汗減重,但由於每星期必有兩次賽日,根本上是賽後當日吃一頓,到星期四略可多吃。

  因此多年來,一位南非騎師必於每個月之最後一個星期四與友人聚餐歎酒,地點是中區一會所,但基於私隱,不能披露是那一位及會所名字。理論上他這兩年都不必受制,但由於疫情也再無這類聚餐了。

張福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