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張氏理論
作者:
張福元

潘頓於季初贏到本身在港第一千三百場頭馬,他在港策騎了十多年,早年未成名贏馬不多,登上冠軍騎師則年年贏百餘場了。來港前他於澳洲策騎年份不多,估計暫時累計頭馬不到二千場,如果多騎幾年,也未必可達到三千場。反觀不少美國名騎師,掛靴時都可贏到四五千場,為甚麼如此?是否美國騎師更叻?答案應是美國騎師未必更勤力更叻,而是各國賽制不同也。美國大馬場一般...

詳細

第一回合賽事共十八場,有五匹頭馬是上季尾勝出,即跨季連捷,另五駒上仗跑第二,兩匹上仗跑第三,即上仗三甲馬贏了季初三分二頭馬。這是十分合理賽果,因為近一兩年暑假極短,六七月跑過的勇馬,小休一兩個月後再出仍保持,事關根本無停操,又或是只休息了幾天。因應從化馬場啟用,那兒的二三百匹馬全不停操,因此今年沙田馬場的內外圈全天候賽道分先後場維修,即可...

詳細

香港馬會播海外賽事已廿多年,以前只是播放香港賽日中或賽後的大賽,不止是平地賽,跳欄賽也播了好幾年,不止是有先進國家賽馬,甚至次於香港的新加坡及南非賽事都見過,可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純種馬出產國是愛爾蘭,而香港要到明晚才首次轉播賽事,實在是太遲來了。歐洲多國都有賽馬,當以西歐秤先,即是英愛法鐵三角為重心,意大利以前是第四位,近二三十年被德國超...

詳細

每年馬季初都會有綵衣變動,以前是只有馬匹易主才可改綵衣,但多年前馬會給予馬主較多彈性,即是可改綵衣一次,因為不少馬主認為原所採用的綵衣無帶來馬運,很久無拉頭馬,即可申請改綵衣,馬會算是從善如流了。此外,以前一駒只可於一馬季內易廄一次,現時已改為兩次。馬匹綵衣改變,對一些馬迷及評馬人或會帶來些少不便,因為如重看以前賽事片段,可以認不到那一匹...

詳細

今早於沙田馬場舉行的草地試閘,以前會安排於試閘嘉年華會當日的黃昏舉行,嘉年華會招待馬主及友人,公眾也可以購票分享歡樂的。但近一兩年因疫情取消,只好希望來年重辦。也許馬迷無留意,原來上馬季最後一次直路賽是於煞科前一星期舉行,賽後已立即割草及維修場地了。即這賽道雖早一星期採用,也是有足一個月養草。快活谷也設有每月草閘,當年老張家居跑馬地,必到...

詳細

奧運會於炎熱的東京天氣下順利完成,也由於天氣及地理條件,日本賽馬全年都有,但七八月賽馬是由東京及關西移師到較涼快的北海道,但由於全球升溫,以前夏天必清涼的北海道,都會偶然酷熱的。而到九月,賽馬即會南下回到東京了。下屆奧運是於巴黎舉行,情況極為相似,每年七八月都是巴黎人外出度假日子,極多小商店及餐館都關門休假三四星期,於是巴黎賽馬也暫停,移...

詳細

奧運完了,英超即將開鑼,而香港馬季也密鑼緊鼓,雖然有個別洋練馬師於暑期回祖家一行,但與上季一樣,騎師無得外遊,都較早復課。對不少騎師而言,八月下旬最辛苦,不是晨操吃力,而是要減磅了。潘頓於六月下旬對老張說,極盼望歇暑,不止是身心休息,更要爭取機會享受美食,因為馬季內不止無美食,根本是盡量不多吃來維持體重。不少騎師有足夠定力抗拒美食,問題是...

詳細

來港擔任公司騎師的班德禮,他在英國只屬二三流騎師,近年轉向卡塔爾發展,海中無魚蝦自大之下,結果當上了冠軍遂有機會來港。此子雖然贏馬不多,卻仍可在港留多半季,且看能否突圍而出了。香港馬會對外來騎師之中文譯名,往往是因循為先,例如班德禮與魏德禮之英文姓名全不接近,艾法誠與莫艾誠更於英文方面毫無關連,韋達及霍達的姓氏之最後字母並不相同。老張於四...

詳細

老張童年時家居跑馬地,於賽馬日會到馬場內的草地活動,仍記得當時是用彈網起步,未幾到六十年代初期已改用閘廂了。於八十年代,英國的長途平地賽仍是用彈網,至今只有跳欄賽才不採用閘廂,因為不必,路程三四哩,偷步快一步是無作用。一有閘廂起步,馬匹檔位內外當有影響了。以賽狗而言,於澳門前狗場之體驗,長期下注一、二和六檔鐵三角Q,一定有微利。賽馬則不太...

詳細

明天是第一個無馬跑的周末,歇暑時有七個周末無賽事,但最後一個星期六已有嘉年華試閘,即實質停六星期。幸好今年有新猶,就是轉播十餘次海外賽事,除一次是南非賽事,其餘都是英法的歐洲大賽日。英國賽馬年中無休,但實質上秋冬天是跑膠沙地,草地馬季在三月尾到十一月初,大賽則是由四月尾到十月中,每天至少有兩個馬場作賽。於夏天,即六月初到九月初,除了跑日馬...

詳細

跑馬地煞科賽的賽果,實在太多巧合了。有人開齋,有人埋齋,最後三場頭馬都是八倍,發發發真是好意頭。更巧合是由第一至第八場,頭馬全是九號馬及十一號馬。老張即會心一笑,這真是配合現況,因為香港賽馬已進入「九一一」階段。所謂「九一一」是指夜賽編跑九場,日賽十一場,即一星期跑二十場。以往曾有廿年,夜賽只跑八場,日賽通常十場,國際賽甚至跑九場,偶一才...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