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無名指
作者:
譚紀豪

終於在飛機上看了電影節時錯過的《The White Crow》,那是芭蕾舞巨星雷里耶夫叛逃的故事,時為一九六一年,主人翁只有二十三歲。所謂「白烏鴉」,在俄語中等同英文的black sheep,指某人在群體中與別不同,通常帶負面之意。「白烏鴉」也是雷里耶夫小時候的綽號,此人自命不凡,離經叛道,這種性格讓他在藝術上別樹一幟,但在蘇聯共產黨看來...

詳細

幾天前,三次格林美得獎小提琴家Hilary Hahn又再完成了網絡挑戰「100 days of practice」,連續練琴一百日,每天把片段剪輯上傳。這項挑戰是她兩年前創的,靈感來自網上另一個針對繪畫的百日挑戰,後來有不少人,主要是年輕樂手和學生模仿。很多人以為武林高手不需要練習,其實恰恰相反。高手之所以比人強,是因為細節做得比人好,而...

詳細

我從小就喜歡有智慧的人物,第一個偶像是福爾摩斯,好想可以像他那樣思考,見微知著,瞬間破解難題。上了大學之後,才知道這種推理方式叫演繹法(deductive reasoning)。我邏輯課的成績很好,想來是受到福爾摩斯的影響。像很多人一樣,我曾以為他是個真實人物,住在倫敦貝克街二二一號B。我好像是從一個電視節目裏聽說「福爾摩斯是虛構人物,他...

詳細

讀秦史,《史記•秦始皇本紀》記述了著名的「指鹿為馬」。「趙高欲為亂,恐群臣不聽,乃先設驗」,他把一隻鹿獻給秦二世,說那是一匹馬。結果我們都知道了,大部份人因為懼怕趙高的權力而附和他,把鹿硬說成馬,二世也只好同意。據說日文裏罵人笨蛋的「馬鹿」(音baka),就是出自指鹿為馬的故事。日本人覺得誰是笨蛋呢?秦二世胡亥本來就不聰明,但趙高專橫,作...

詳細

上星期任性起來,即興去越南呆了幾天,吃了好多河粉和法包,飲了好多滴漏咖啡,還第一次品嚐了「蛋咖啡」。一百多年前法國人把咖啡帶到越南,因為鮮奶難求而改用煉奶,創造了獨特越式風味。越戰後,連煉奶都短缺,河內有人想到用雞蛋黃混合砂糖,加少量煉奶來沖調咖啡,這做法還可以打出「蛋泡」,變成「越式卡布奇諾」。窮則變,變則通,越南咖啡的特色,竟都是物資...

詳細

「真人圖書館」這概念已有近二十年,最早由丹麥人Ronni Abergel發起。把人當成書一樣借出,讓讀者和「書本」交談,時間到了(一般為三十分鐘)就歸還。全球多個地方都有真人圖書館,被出借的人通常來自弱勢族群——自閉症患者、露宿者、酗酒者或癮君子、躁鬱症患者、變性人等等。這些人被社會定了型,容易被誤解,真人圖書館的用意,就是以「出借」他們...

詳細

最近看了幾本歷史書,剛讀完張宏杰的《飢餓的盛世》,裏面有很大篇幅提到滿清政府和英國的瓜葛,這段歷史關係到香港,以前看過無數次,今次讀來感受更深。乾隆皇帝首次和「英吉利人」打交道,是一個英國商人告御狀,抱怨在廣州的營商環境,海關敲詐勒索,「十三行」拖欠商款等。皇帝雖懲處了貪腐,卻指英商勾結奸民,把他圈禁在澳門三年,再逐出境。三十幾年後,英國...

詳細

四年一度的柴可夫斯基比賽結束,各個獎項塵埃落定,今晚他們將從莫斯科移師聖彼得堡舉行閉幕音樂會。近年有網絡直播,樂迷可以緊貼各大音樂比賽賽程,這對推廣當然甚好,卻同時增加了參賽者的壓力,在百萬觀眾前失準,足以喪盡千年道行。全球直播,亦意味着比賽消息能迅速通過網絡傳播。只是「好事不出門,醜事傳千里」,傳得最快的通常都不是好事。任何比賽過後總會...

詳細

昨日和一個上海朋友聊天,他說最近看到甚麼都覺得是垃圾。這並非因為他個性叛逆或品味超然,而是上海市政府最近推行垃圾分類措施,實施四個月之後,將於七月一日加強執法力度,違規者最高可處以五十萬元罰款。為免被罰,最近全市都在交流垃圾分類知識。「用完的牙膏可不可以回收?」「嬰兒尿片怎麼分類?」這些都是上海市民近日聊的家常。上海市的垃圾分類法並非只針...

詳細

截稿前幾小時,我還在考慮,要不要請編輯開個天窗,只放「痛心疾首」四個字。作為專欄作者,我沒權力去做這種出位行徑,但我想,如果真做了,讀者會有甚麼反應呢?三十年前,北京頒佈戒嚴令,香港《文匯報》社論開天窗以「痛心疾首」四個字來回應。當年讀者對這四個字的理解是一面倒的,但放在今天,卻是「一個成語,各自表述」,政府、警察、示威者和意見不同的市民...

詳細

林志玲結婚了,有男人心酸「新郎不是我」,也有女人歎息「新郎不是言承旭」。一個明星情歸何處,跟我們實在沒甚麼關係,人們感慨的,只是一個共同的記憶。她一直,至少曾經,是個標誌性的人物,是「所有人的林志玲」。新郎是日本藝人Akira,代表作是第二代《麻辣教師GTO》,也在馬田史高西斯的《沉默》演過一個小角色。有人疑惑,為甚麼女星都嫁給外國人?據...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