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無名指
作者:
譚紀豪

這幾天收到各方好友寄來的同一段影片,阿里巴巴前主席馬雲指揮中國愛樂樂團,演奏約翰.史特勞斯的《Radetzsky March》。現場是中國企業家俱樂部周年音樂會,馬雲僅客串了一曲,幾分鐘演出引起極大關注,「馬雲指揮」連續幾天上了熱門搜索排行榜。影片多人搜,評論區亦人聲鼎沸。網民質疑樂團指揮到底有甚麼用,「馬大師」隨便揮幾棒,連拍子都打不準...

詳細

某日在電視上看到一個葡萄牙旅遊特輯,主持人說,在當地隨處可見的藍白色瓷磚畫,是幾百年前航海家從中國帶回去的青花瓷演變而成的。這說法聽起來很合理,畢竟大航海時代各國互動頻繁。再仔細想想,卻又疑點重重,因為這種流行於伊比利亞半島的工藝並非只有葡式藍白瓷磚。達文西至死也想知道啄木鳥舌頭的形狀,我本着這種求知精神谷歌了名為Azulejo的葡國瓷磚...

詳細

我認識不少會講國語或粵語的外國人,他們都說中文難學。不論哪種方言的中文,都是聲調語言(tonal language),兩大「鬼佬」語系都不分聲調,所以他們講中文經常發錯音鬧笑話。等他們克服了聲調,又發現更難掌握的原來是文化。網上有個笑話,一個商人給客戶「送紅包」,客戶問:「你這是甚麼意思?」商人說:「沒甚麼意思,意思意思。」客:「你這就不...

詳細

這幾個月,港人變得愈來愈情緒化。一個人不論做甚麼事說甚麼話,只要你的顏色和我不同,你就是錯的。反過來,只要你我同一色系,哪怕你言行出位,都無條件支持你。對與錯沒有絕對,我這邊看是圓,你的視角見到方,很正常。我的圓你的方,只要有據就能成立,而且可以並存。可是,不問緣由只看顏色,恐怕武斷。常識告訴我們,判斷一個人對錯,要看他的心(動機)和跡(...

詳細

這幾日我在海外,時差下關注着香港,看到最多的詞彙居然是「打仗」。這說法雖然誇張,卻有效地描述了很多人的心情——震驚、憤怒、心痛、絕望⋯⋯這代人多數沒經歷過戰爭,戰場上以死相拼,百姓朝不保夕,這些都是電影電視裏的情節。不過最近看警民埋身肉搏的畫面,殺紅了眼的瘋狂,是金像影帝都無法提供的表演。電影中的「殺神」叫John Wick,歷史上的殺神...

詳細

相約朋友外出吃飯,席間他大吐苦水說女兒不聽話,練琴練得馬虎。朋友是個音樂家,女兒的音樂課他自己教,太嚴太鬆都不行,有點束手無策。「你小時候不是很討厭父親讓你學琴的嗎?怎麼現在逼得女兒那麼緊?」我問道。「父親是個醫生,如果他當年培養我學醫,憑他的學識及在醫學界的人脈,應該對我幫助很大。」他說,「所以我教女兒練琴,未來也許在事業上能幫到她。」...

詳細

我愛文字,所以特別羨慕字寫得好的人,尤其今天我們都用電子方式代替書寫,寫得一手好字更加難得。我的學生時代電腦還未普及,每天寫寫寫,寫到手指頭都起繭。既要寫得多又要寫得快,就顧不上好不好看。我有個同學姓蕭,綽號「鬼劃符」,他深信「名字筆劃多,字就寫得醜」,這麼說我也註定是醜字一族。小學時代,開學第一天要在所有書簿上寫自己的名字幾十次,王大文...

詳細

我少年時的偶像,是《三國演義》裏面半虛構的諸葛亮。孔明神機妙算,三國所有英雄不論是敵是友任他擺佈,碰到實力懸殊的對手,我要七擒七縱,你亦只能肉隨砧板上。諸葛亮太完美了,小說裏面他大概就只有一個缺點——太謹慎。謹慎本是優點,只是凡事太過就變缺點了。行軍打仗,他手下的將軍甚麼都不用做,帶着軍師的妙計錦囊,需要時打開照做便可。「五虎上將」都不是...

詳細

這幾天莫名其妙的想起《星光伴我心》的一幕,因戲院火災而失明的大叔Alfredo對情竇初開的Toto講了個故事。從前,國王舉辦了一個盛大慶典,美麗的公主出席了。一個站崗的士兵看到公主路過,對她一見傾心,可是一個小小的士兵又能做甚麼呢?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她來了又走了。好不容易,士兵終於找到一個機會見到公主,向她告白。公主對他開出條件:「如果你在...

詳細

美國卡通《衰仔樂園》出名搗蛋,上星期播出的一集〈Band in China〉涉及政治敏感題材,被中國全面封殺。前幾天他們發了一份道歉聲明,毫無誠意但啜核扺死。聲明中衰仔們說:「我們同樣愛錢多於自由和民主。」這裏面的「同樣」,似是指他們上一句提到的NBA,也可以理解成任何屈服於龐大中國市場的個人或企業,譬如之前得罪了中國,很不情願卻還是出來...

詳細

中午吃飯,旁邊一桌是兩個打扮入時的OL。坦白說,要不是動靜有點大,我可能不會留意到她們。所謂動靜,主要就是拍照,先多角度拍食物,再互拍「滋味的第一口」,不滿意就重拍再重拍,真的吃到這第一口,已經是十分鐘之後了。第二口也花了十分鐘,因為照片上載到社交媒體,要先修圖,再試用各種特殊效果。一個頭盤兩個主菜,各嚐了兩口,高瘦女生甲莊嚴的宣佈不吃了...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